20170702d  20170702b  20170703  

 

辦道經歷-3新生佛堂

一個人辦道郭經理不怕辛苦,只怕辜負商前人的期望,所以除了中和的佛堂持續在開班以外,又積極的開拓下一個佛堂。

設壇

郭經理的弟弟中文系畢業後又再度進修,在淡江大學讀書,他的幾位同學與郭經理談話很投緣,於是在淡水新生街設立了新生佛堂。

1994419(農曆39)淡水新生佛堂開壇

新生佛堂的設立除了開辦的目的以外,郭經理也想成全弟弟,佛堂設立後渡了一些學生,但道務還沒來得及開辦出來,就因郭經理弟弟精神病復發而暫停。為什麼弟弟突然病發?必須談到那年辦的超拔。

《超拔》郭明義 日誌

(資料是從二十年前的手寫稿中謄下來的,郭經理口述我寫下來的)

領命後每次去見商前人,商前人總要問:「有沒有辦超拔?」

我問:超拔不是件大事嗎?才領命就可以辦超拔嗎?

商前人:你領命時拿到的的表文有兩份,一份是陽表一份是陰表。點傳師不能只辦陽表格,而沒有辦陰表…超拔是點傳師的責任。

因商前人這麼說,所以真的在領命的第一年,辦了超拔。

當時一位別組線道親自稱已離開道場,又說他求道時點傳師點道點在額頭,要求幫他重新點道。

點道,悠關性命大事豈可點錯!」於是不顧道場倫理為他重點。

之後他又要求超拔他的父親,道場中關於超拔的傳聞太多、太可怕,幾乎已到無人敢超拔的地步,為此前往總壇請示前人。

商前人說你領天命時的禮本就有超拔的表文,超拔本來就是點傳師的責任之一,只要道親發心度滿60人,又有那個孝心要超拔,點傳師就該成全。於是真的為他辦了超拔。

《難逃厄運》

記得超拔那天,呼籤的道親,叫著亡靈的名字時,覺得背脊發涼,不一會兒,莫名的颳來一陣陰風,每個參與排班、執禮、呼籤的道親,都覺得很不祥。

超拔是辦了,但參與的道親事後都厄運連連,離開道場、生病、開刀數次、家裡遭火劫…。

弟弟景孝也參與了那次的超拔,他好不容易大學畢業,卻莫名其妙的精神崩潰,打父親也對我潑熱水,臉和手都被燙傷。那年在市立療養院過年,每天淒風苦雨奔波於醫院,家庭歷經一波又一波的風浪,過了好幾年才平息下來,我終於承認超拔是不簡單的事。

《超拔的慈悲》

    辦超拔後疑惑了很久,前人為什麼催促我辦超拔是要考驗我經不經得起超拔的業障反撲,還是有其他深意商前人歸空後才明白前人的慈悲。

    商前人肝癌復發後積極的為道場的傳續做安排,放了一批天命,希望大家完成周老前人的遺願–重新開辦。

    他在病況最末期時辦了十幾次超拔,超拔了三十幾眾,之後病情迅速惡化,那時我才明白前人不是不了解超拔要承擔業障,他用生命最後的光芒辦超拔,將道親的業障扛在肩上帶走。希望幫這些守在天一總壇的老道親們完成孝道,能因而發心辦道。

    周老前人更是將超拔視若渡人,舉凡他認識的,尚未求道的人,他都超拔。後學的點傳師,汪點傳師就常因周老前人辦超拔而被叫去頂籤(手持亡靈的名字代替亡靈點道)周老前人晚年,只要想起一個故識的名字,就把汪點傳師叫去頂籤,辦超拔。

    道中的超拔,只有超拔直系親屬,周老前人無視這些規定,也不怕承擔業障,有一次一位道親開車撞死了一個人,周老前人怕這道親承擔不了業障,竟然超拔被撞死的人。辦了許多超拔後,周老前人也生病成道了。

《超拔之恩沒齒難忘》

    說到超拔,後學對高斌凱老前人超拔之恩沒齒難忘。

承高老前人愛護,幫後學超拔母親及弟弟。在我領命以後,看到表文才知道超拔只能上超父母、祖父母,下超子女,而沒有超拔弟弟這回事。

    超拔那天,還記得手頂著籤,當前人的手往玄關上的籤點上去時,我兩行熱淚流下來,心中不知是悲傷還是歡喜,母親去世十幾年來不知掉過多少次淚,那天心中似乎一個結鬆開了,過去自責在母親生前未能盡到孝道,而無法原諒自己,不斷懲罰自己的那個結鬆開了,感覺到母子連心的那個母親的心是歡喜解脫的,今生能超拔母親及弟弟可以說是死而無憾。對高老前人的超拔之恩只能說沒齒難忘。 (出自:郭經理日誌)

 

《新生佛堂遷壇》

    新生佛堂因郭經理弟弟發病無法繼續辦道,之後郭經理將父親接到八德路住家隔壁就近照顧,新生佛堂也隨之遷到八德路。

    新生佛堂的佛桌後來成為中山佛堂現在的佛桌。

1997年舉家遷到石岡,新生佛堂也遷至石岡,在石岡從開經典班開始渡人、辦道,幾年後成立了公壇石岡忠孝佛堂。

創作者介紹

一貫道郭明義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