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游前人    

《與游前人的因緣》

郭經理講課經常提到一位影響他很深的游前人,郭經理只知道他姓游,不知道游前人的名字,郭經理歸空後,從道場前賢處得知游前人的名字-游崇禮,一位興毅組(法一組)的前人。

1990年寫「我怎樣走入一貫道」時,郭經理提過這段因緣,也寫在書中。幾年後,他又再次說了關於游前人對他的影響,後學手寫記下來,但只是草稿沒有完成,塵封在一堆舊稿中,如今很原始的將郭經理口述的內容呈現在這裡,貼這兩篇文章向游前人致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紀念賢者-  游前人 (郭明義口述於1995)

這幾年來常常回想自己步入一貫道的因緣,想起來有時也覺得很荒唐,一個標準的佛教徒竟然如此堅定堅決的走在一貫道的修行路。

每一次道親問我:為什麼會放棄佛門而進入一貫道?

心中總不自覺的浮起在楊梅照鏡那一段時日,細細回想,越來越深刻的感受到游前人正是後學從佛門轉向一貫道的轉捩點,只是當年自己的態度多麼輕狂,直到這幾年常常腦中浮現起那一段與游前人相處的時日,心中感恩之情也越來越深刻,想報恩卻為時已晚。

求道以前,後學已是修了十幾年的佛教徒,受過五戒、菩薩戒,讀遍佛經,平日念佛、持咒求道那年,心想的是要去一貫道降妖伏魔,誰知道這一去竟求到了真道。不久胡里糊塗的被送到楊梅,跟隨一位隱居山林的游前人學習禮節。

《禪風道範》

游前人修道前是板橋一帶的世家子弟,繼承家業,管理一個兩三百人的工廠,追隨周福成老前人以後,捨棄家業到山上修行,在山上自耕自食,每天吃自己種的青菜以外就是醃菜,過著清貧的生活卻樂在其中。

他常說:以前每天從早工作到晚,操心、忙碌,一餐吃兩碗飯,沒有多;現在修道,清閒清靜,一餐還是吃兩碗飯,沒有吃得比較少。

山上種了竹子,春夏時節每天要挖筍到市場去賣,每次去賣筍以前,前人都一再叮嚀:「要把苦的和不苦的筍分開來賣,還要教人家怎樣煮才會好吃…」不讓我們魚目混珠把甜的和苦的混在一起賣。

在山上的那段日子生活看似很簡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的只有青菜、醃菜,但身體卻越來越結實,事後想起來應是雜念少的緣故。

《守玄講道》

游前人講課雙目垂閉,一句句娓娓道來,從容不迫,卻鏗鏘有力,每句都擲地有聲的堅定。前人講的是台語,實在不是每句都聽得懂,但令人震攝的神韻,至今難忘

過去在佛門中看多了大德講經說法,游前人的講道讓我印象深刻。

如今走過十多年修道路程,再回首,恍然大悟原來游前人閉目講課是為了凝神守玄,而他所講的一切,也都是因守玄而從自性流露,沒有人為的矯情,也沒有文字障因此特別吸引人。他講的內容是什麼,早已忘記,但聽得法喜充滿卻很難忘。但當時佛教徒的傲慢還是讓後學一定要在佛理上與前人爭辯不休。

《學禮節》

後學是被送去學禮節,前人對禮節的要求十分嚴格,那時候學還是一個抓著佛號不放的佛教徒,對於這樣嚴謹的禮節雖不敢輕視,卻仍無法忘情於佛門的一切,所以每當前人下山辦事時,後學就開始作怪了,一個人在佛堂,以佛教頂禮膜拜的方式來拜,管他幾叩首、幾叩首在拜墊上五體投地三頂禮後,接著把九柱香一支一支插在香爐中,就算獻過早香。

佛堂兩邊有兩張法律主的椅子,道親是不許做的,難得前人下山,後學就大喇喇的坐在法律主的椅子上休息,等過了半個小時,估計獻香的時間差不多了,才去廚房跟陳姐說:「香獻好了,妳可以去叩首了…」

《廚房之德》

游前人一向重視廚房之德,有一次一位坤道跟後學說:我們總壇那裡的道親只要一聽到游前人明天要來,廚房裡的道親全都緊張兮兮開始拼命打掃。因為游前人一來就先到廚房巡視,非但廚房要乾淨,還要心乾淨、嘴乾淨…不準講是非。看到他嚴峻的威儀,不用等他開口,道親都顫慄不已。

游前人說:自古以來廚房都是禪師們用功修行的地方,而不是生污垢、講是非的地方。這些坤道終日在廚房,如果不能趁此機會修行進步,浪費光陰虛度人生…。

廚房一向是道場中是非的出處,如果心不清淨,廚房就不清淨,廚房不清淨,則心更亂,心亂則有是非,有了是非之心,口也不清淨了,惡性循環,是非就層出不窮了…

所以廚房對道場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可以藏汙納垢,也可以培育大修行者。

《紮下基礎》

回想在山上的那段日子,雜念很少,游前人真像古代的禪師,用最原始的方式調教後學,在種菜、除地、學佛規禮節,不知不覺紮下了修道的基礎。但當時並不知道,也不領情,心裡很膚淺的嘀咕著:「我是來修行的,不是來種菜的,你也不跟我講經典道理,天天種菜,搞什麼…」

正好那時又接獲妹妹發病的消息,於是暗自下定決心要下山,前一天就提出了一些道學問題和前人辯論,心存成見當然也聽不進前人說的道理。

第二天就不辭而別下山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70803  

游前人》節錄自:「我怎樣走入一貫道」郭明義1990年出版

在一位點傳師的推薦下,郭明義到楊梅一位游前人處學習禮節,游前人是一位修行極爲嚴謹的前人,佛堂雖然只有三個道親,但每天早中晚的獻香卻一絲不苟,極莊嚴隆重。

佛堂內外有條不紊,在那裡除了學習禮節以外,就是掃地,除草及開墾土地,耕種蔬菜,日子過得很枯躁單純卻沒什麽煩惱。

「其實在我去楊梅以前,正是感情陷入困境的時候,日夜焦灼已連續一個多星期失眠,然在前人嚴格的禮節訓練及耕作下卻精神奕奕,頭腦也晰得多。」

游前人,在爲歸空的前人守墓,雖然不辦道但他給郭明義極大的震撼。有一次郭明義搬了一張椅子看書,看完後也謹愼地將椅子放囘原處,然前人一進門便說「你怎麽沒有把椅子歸位?」

郭:「有啊!都放囘去了。」

前人「你仔細再看一看。」

仔細尋找以後果然發現剛剛自己坐的那張椅子,木紋沒有和其他的椅子對齊。郭明義心中十分詫異,前人進門幾乎沒有用眼睛去看,便察覺到這麽細微的地方,似乎他與佛堂已合而爲一了。

慣於和法師過招的郭明義,積習未改,仍然問了前人許多佛法的問題,前人並不精研佛法,只是隨便答他,但突然跟他說:「不要再唸佛了。」

這句話又令郭明義一驚,「他怎麼知道我在念佛?」默念阿彌陀佛名號已成爲他的習慣,尤其在這段期間特別覺得修行精進了許多,佛號持得很舒服。一向以能洞悉別人心事而自傲的郭明義,第一次有了棋逢對手的感覺,這位前人不讀經也不念佛,每天做的就是這些刻板的工作,日復一日耕地種菜、獻香叩首,卻比佛教徒修得好得多。

「難道一貫道的修持便是佛規禮節而已?難道經過如此簡單的禮節不必讀經不必參禪便能成就?」初踏入道場的他開始思索一貫道究竟是怎麽一囘事。但佛法已養成他高傲的習性,前人的囘答無法令他折服,便不告而別下山了。

(附註郭經理對於自己無禮的不辭而別,於心有愧,但當時年少輕狂放蕩不羈,也沒再回去,後來事過境遷也早已失聯。但是游前人的教導郭經理終身念念不忘,一生都記得游前人,一位影響他很深的前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明義 的頭像
郭明義

一貫道郭明義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