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思維                   慈蓮華    2004于石岡

 柏拉圖說:『沒有人了解死是什麼,但也沒有人了解死是最大的善;大家都把死當成最大的惡,而對死懷著恐懼。』

 人生過了四十,似乎週遭都是老病死,殘酷尖銳的逼迫你不得不去面對深思『死亡』這回事。有時令人沉痛、令人想逃避,但真正決定去思索、面對這個問題,又發現其實死亡並不像人們所忌諱碰觸的那麼令人深惡痛絕。

 一位坤道大姐癌症復發,長期處在對抗病痛化療及面對不確定的明天。除此以外還要想辦法隱瞞,怕考了道親。從她身上看到癌症,這個人類無法征服的死亡陰影,對道親造成的威脅是除了面對病痛外,還要質疑自己是不是修得不夠好?是不是業障太重?還有是不是會考倒道親?這是值得探索的一個課題。

 許多道親吃素、誠心修道、犧牲奉獻一生,但最終卻罹患癌症。甚至在仍然年輕時就死於癌症。每當這種事發生時總會考倒許多人。

 『如果修道結果是這樣,那麼修道為什麼?不爲名、不爲利,難道求個長壽好死都不得?』道親往往如此問或心中如此怨。

 在討論這些問題以前,我們要建立一個很重要的觀念:

 我們每個人,從誕生的那一剎那,就註定要一步一步邁向死亡。死亡是必然會來到的,不論你喜不喜歡,也不論你有沒有心理準備。

中國人一向忌諱談死亡,不去談並不表示死亡就會忘記你,或來晚一點。相反的如果在它尚未發生前,先思索這個問題做好心理準備,接受死亡隨時會到來的事實,當它來臨時反而不至於驚慌失措。

尤其我們是修道人,都求過道,生死大事仙佛都為我們安排好了,只要相信當我們歸空時,仙佛會來迎接我們往生彌勒淨土無極理天,那麼老、病、死,又有什麼值得恐懼的?

 癌症另一種慈悲

癌症不是業障重,也不是不幸。

癌症,給我們機會、時間,面對死亡,讓我們可以充分準備,從容的赴死。

台灣目前幾乎三個人有一個人患癌症,根據民國932004年衛生署的調查報告顯示,癌症已蟬連23年為台灣十大死因第一名,且平均每1427秒就有一個人死於癌症。這也許肇因於環境,也許是共業。所以罹患癌症,並不代表業障特別重,也不是特別不幸的事。不必背負業障重、修得不好、做錯什麼…的包袱。

反問自己一個問題,活到老就是幸福嗎?活到幾歲算足夠?五十、七十或九十?

 一位醫生告訴我,其實現在有許多罹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死得很痛苦,甚至失去人的基本尊嚴,尤其痴呆的末期往往轉為老年精神病,喪失記憶、自制力,死的時候已經毫無尊嚴可言。家人所記憶的不是他一生的付出奉獻,而是臨終的狂亂愚痴。所以活得老就一定是福氣嗎?沒有得癌症就是幸運嗎?高血壓糖尿病、中風、車禍…比癌症幸運嗎?值得我們深思。

 有時覺得癌症很慈悲,讓人有機會對自己的一生作回顧與整理,來得及告訴家人:『我愛你』來得及告訴子女我對你們的期許是…。來得及把欠的錢還清;來得及懺悔…。最重要的是來得及做最後的修行,為自己的靈魂去向或來生做好準備。

等一切都就緒了,時候差不多時,自己也做好一切準備,癌症也把我們對肉身的執著折磨到不得不生出離心。我們無悔無憾的放下肉體,隨仙佛菩薩往生更好的世界。

如果說還有更好的離開世間的方式,可能只有少數密宗閉關苦行者,証得彩虹身,身體直接化作一道彩虹光,消失在人間。但這只偶而發生在閉關苦行者身上,我們這些聖凡兼修的道親不必夢想。

病痛是最好的修行催化劑

生病時往往也是修行最好的時候。

我們的一生總在為明天而活,為十年後二十年後計畫。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為未來操慮、辛勤工作。

當我們躺在病床,當我們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我們不再關心事業前途,對子女及夫妻之間的愛也不得不鬆手。在最痛苦的時候我們只好依靠仙佛、依靠老母、依靠三寶。

我們每個人都知道要修行,但總是說等到我賺了一百萬、等到我孩子大點、等到…只有當我們知道不再有許多明天時,我們終於不再等了,開始認真考慮修行。

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能放下一切人、一切事、一切心情、一切夢想、一切雄心壯志…。真正專注於修行。沒有工作等著我們,家庭事業都不再是我們的責任。這段時光完全空下來,給我們思維生命的去向;思維如何把握最後的時光淨化自己的業障。

我們每個人終有一天要告別人世,如果我們的靈魂終究要從肉體剝離,癌症是很仁慈很溫柔的一種方式。

一位道親的哥哥,一星期前突然被車撞到,倒在路邊。被發現時早已氣絕身亡。而在不幸發生以前,已經持續一年經常夢見濟 公 老師入夢境,叫他趕快了愿、趕快回佛堂。他告訴家人:『奇怪濟 公 老師老是托夢叫我回佛堂,但我那麼忙哪有時間?』卻不知道濟 公 老師是來警告他,再不修就來不及了。就這樣年紀輕輕44歲走了。求得寶貴的大道,卻也沒修,白白浪費一生。

 一樣是業障現前,癌症比起車禍、或不明原因猝死,多給我們許多時間與空間。(我們同時也不應執著認為意外身亡是業障重,車禍、猝死,是另一種仁慈,讓我們不必忍受纏綿病褟之苦。)

如果我們永遠不知道哪一天是我們生命的最後一天?心中永遠存有一個隱憂,什麼時候輪到我?什麼時候死亡會找上門?活在憂慮、恐慌、不安中。

 但是如果我們罹患癌症,我們就不必再面對未知的未來,未來是明確的,我們即將結束這裡的停留,踏上另一段新的旅程。人生就像我們被放逐到一個孤島,遠離自己的故鄉,癌症就像宣告我們刑期將滿,回鄉指日可待。

在這最後的旅程我們不再追逐世俗的東西,自然的開始修行開始在心中呼喚老母、仙佛,依賴仙佛。

為什麼得癌症的是我?

『為什麼得癌症的是我?我到底做錯什麼?』這是罹患癌症道親常有的疑問。

你沒有做錯什麼,癌症不是一種懲罰咒詛,是一個機會、一種成全、一種修練。

上天選中了你來成全你成就修行的成果,你是上天的選民。就像你是一個有慧根可以成就正等正覺的修行者,可以渡過此岸到達淨土。但你卻不知道。終日沉溺在生死大海中載浮載沉、流連忘返,這時上天只好放出一隻鯊魚叫做癌症,在你的身後追趕,因為癌症這頭死亡之鯊,在我們後面張開血盆大口,你必須發揮你最大的實力,如參加奧運競賽的速度,才能躲過鯊魚的巨顎。

這隻鯊魚讓我們覺得自己十分不幸,讓我們受盡苦難,但也終於激發我們的潛能,讓我們游過生死大海而到達彼岸。當我們到達彼岸時,再回首,會笑我們自己為何留戀那破舊的肉身、污穢的人間。但如果沒有這死亡之鯊,我們將在苦海巨浪中留連玩樂終於溺斃。

 但如果我們沒有奧運選手的資質,或沒有足夠的福報,沒有機會擁有這麼好的修行機會,也許我們會活得很老但未必修得很好。以前的前賢常說『午時成道,巳時墜』爭相爲道犧牲生命,怕自己下一分鐘、下一時辰、下一天墮落了退道了,不如在自己正發憤修行時,為道捨身,以此功德回天上做仙佛,以免自己日後業障現前墮落了,活得更久些未必是一種福分。生命的目標不在時間的長短而在於意義。什麼才是我們的生命目標?我們生命唯一的目標是─成佛。

 如果罹患了癌症表示我們是有修行實力,而且有福報可以在歸空前有一段專心修行的機會。

 成佛才是生命的目標

 如果我們和成佛之間有 一百公里 的道路,這一輩子我們有幸可以得道,有機會乘著彌勒祖師的白陽大車直奔終點,我們應趁這大好機會衝刺向終點,也就是成道"、成佛。在今生結束前衝到最靠近成佛的終點,甚至像六祖惠能,唯求做佛,立志在有限的餘生成佛。

 活到很老,健康長壽而不修行,非但浪費一生生命,還造種種罪業。不如活得短而修得好。人生最多不過百載,少活幾十年,對我們這些在輪迴中打滾過數十萬、百萬年的萬歲人瑞而言算不了什麼。

死亡也許我們覺得很恐怖,但是若換一個角度去想,我們的人生其實不是從這一輩子開始的,正確的說,我們都是千萬歲的人瑞,即使是一個初生嬰兒,不是零歲而是數千萬歲,沒有所謂的老人或小孩,每個人都是千萬歲,生老病死之間,並沒有太大的差別。當我門了解生命的真相時,就不會再被眼前生老病死的現象所困惑。

 生命週而復始的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沒有得道的人隨業流轉,沒人知道下一個業果成熟時,我們會投胎到哪裡去?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今天種下的因,在來世將成熟結果。

 所以當我們面對生命面對死亡,不可改變的是我們一定會死,早與晚而已。可以改變的是我們可以種下善的因、成佛解脫的因。行善佈施是善因,渡人辦道是功德,而三寶是解脫之因。

 如果罹患絕症是我們今世的果,我們不能改變今世的果,但可以改變來世的因。如果希望來世再投胎當人,趁這最後的時間行善佈施;如果想求解脫,回理天做仙佛,要了十條大愿、並勤修三寶。 

 為什麼好不了?

 面對癌症,道場提出許多解決的方法,從清口、渡人、立愿、設佛堂…。確實有人好了,但不是百分之百。當我們面對癌症,或當我們要輔導成全罹患癌症的道親時,這些都可以是方法,但不能把修行當作條件交換,認為這些都做了以後癌症就會好。要把修行本身當成唯一的目標,而不是把治好癌症當成目標,而行功了愿是手段,

 修道能治好癌症嗎?修道是修我們的心性而不是身體。基本上生病應該尋求醫療以及攝取所需的營養和適度的運動。宗教是當這些都宣告無效時,我們從業障的角度以及為淨化今生、預備來生而做的最後努力。所以無論你尋求哪一個宗教,都不能將它定義在治病的前提,如果是,那麼對仙佛是一種不敬,也會讓宗教加上迷信的陰影。

 當然有時宗教修行確實能治好疾病,也許有些病來自業障,當業障消失了疾病也就痊癒。就像抽煙的人戒掉煙癮,肺就轉好一樣,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抱持著要依靠宗教修持治病,一方面有可能會失望,另一方面這也不是一個正確的出發心。

比較中庸的態度,是將修行定位在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有更潔淨的靈魂、崇高的道德理想,向聖人看齊,立志成佛。

 至於病,就交給上天了,在我們修行過後會了解生命的真諦,不再執著一定要留住生命。把決定權交給上天,如果上天讓我們留下來則將生命奉獻給道場;若上天召喚我們回去,也歡喜的接受,高高興興的回理天。

 留戀人間的,即使回理天,上天仍會差遣你再來投胎,了結人世間因緣以及了未了之愿。差別不過是換一個全新的身體給你,何樂而不為?

 當我們病得很重時,就像一個房子破漏得很厲害,勉強要去修復,是不理智的,不如放棄它,另外建一個新的房子。我們的身體使用數十年後一定會破舊,與其被沉重的身體拖住而無法有自由的心靈,無法行功、行善,不如換一個新的可用的身體,也可以享受身為人的愉悅,也可用健康的身體修行、了愿。殘破的身體不會有愉悅的人生,只是受苦而已,甚至如植物人,靈魂被拘困在黑暗中不得自由。

 相信老母

 每一個生病的人都希望自己的病好起來,不論我們病得多重。動物的求生本能讓我們即使僅存一口氣息,仍有要活下去的決心,從動物本能的角度來看這沒什麼不對,但我們所要求的願望未必是老母所要給我們的。

就像一個孩子的願望可能是每天可以無限制的吃零食、看電視、打電動、上網直到三更半夜,但真正關愛孩子的母親,絕對不會放縱孩子這樣生活。我們就像孩子一樣,希望可以沉溺在人生的吃喝玩樂,賺很多錢,活得很老很老…而不在乎真理是什麼、不在乎有眾生在受苦、不在乎這輩子過完以後將輪迴轉世到什麼世界?不在乎有什麼業障在等待著我們?

 老母看得比我們深比我們遠,當我們用盡修持方法,疾病依舊在時,要相信老,老母一定有最好的安排不必懷疑。只要欣然接受。

    人生不過數十載,很快都將成為過去。當我們的生命結束,當我們已化作一縷煙,成為一堆枯骨、一把骨灰。誰還在乎這堆骨是壽終正寢、那堆是死於癌症?這把骨灰是九十歲、那把灰是英年早逝?

 活得老、死得好不等於幸福

     傳統中國人似乎認為壽終正寢才是福氣,英年早逝是一種不幸。似乎要活老到人瑞級,完全喪失意識,只剩一個肉殼,殘喘到最後一口氣,才甘願走。

小孩多半很怕老人,為什麼?我們可以看到老人如果沒有修行,臉上的皺紋寫滿一生的痛苦執著、怨恨不滿,以及對生命戀戀不捨,執著不肯放手。像一具活的、會走動的骷髏、或已經腐敗的屍體,。

 似乎只要活下去,多活一天、一刻、一秒都好,沒有想過活著為什麼?不願也不懂如何面對死亡。

 有時在醫院看到一些重病的病人,臉上除了絕望以外,還看到他們寧願活得殘缺、活得悲慘,無論如何也要活下去的決心。

 我們的身體如果是一棟屋子,當屋子已殘破不堪時,也應是我們搬家的時候。若我們執著破舊、漏水,隨時會坍塌的屋子而不願離開,是一種愚癡,也十分危險。就像我們已經死了,卻仍不願放棄身體,守著自己的屍體不願離開。

     如果你親眼看過一個你所尊敬的、深愛的長者,生命被老慢慢的吞噬,記憶喪失了,神志漸漸不清,胡言亂語,甚至行為失常,瘋瘋癲癲…有時看到一些外籍看護,推他們照顧的老人到街上或公園聚會,外傭聊天聊得很開心,幾個輪椅上的老人相對無語,空洞呆滯的眼神,流露無限悲哀,口水流在臉上也只能等待聊天中的看護發現…用一生的時間努力建立的修養、成就、尊嚴…都在短時間內流失殆盡。

甚至成為植物人,徒留著一個空軀殼而沒有靈魂,沒有名字、沒有身分,只是一個軀體…看護爲了自己的方便,甚至懶得為他們穿衣服,只有紙尿褲。一個人最後的尊嚴以衣蔽體,都失去了。這些人也無力為自己的軀體發聲抗議。

這是多麼令人痛苦悲傷,遠甚於癌症的痛苦。如果你看過老的殘酷,你就不會認為罹患癌症是一種不幸,甚至慶幸自己這一生不必經歷這種老的酷刑。 

     死亡,有時比『老』仁慈。『老』像一隻恐怖的怪獸,無聲無息無情的一口一口吞噬掉人的尊嚴。從體衰力竭開始,失去行動能力、失去記憶、失去理智、失去清醒意識…最終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

    也許你會想,要是能活的老,又活得健康就完美無缺了。你看過或聽過那些活很老的人們,他們的子孫恨不得他們趕快死了,天天祈求父母早點死。以繼承家產賣掉土地享受自己的人生…

     一位道親媽媽在植物人看護中心,看護告訴他:「現在很多人把父母送到很偏遠的山上的老人院,把父母留在那裡跟老人院說,無論發生什麼是你們全權處理,不要打電話給我,如果死了就請你們帶為安排一切殯葬…」我問:為什麼要偏遠?老人院到處有不是嗎?他說以免老人自己跑回家啊!這種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如果沒有修道,老,絕對是一種折磨,無論健康與否。

     甚至一個修行者,如果沒有持續精進的修持,在老時也有可能變成老潰昏庸,年輕時的修持,敵不過病、老的侵噬而流失。這種情形不論在佛教、天主教、各個宗教都有,甚至道場的老前輩,也有在年老時,業障現前修行、修養全失。

 如何修持?

 當我們對死亡做好心理準備後才是開始修行的時候,如果我們一直想著藉著修持好起來,想著抓住生命不放,是無法專注修持的。

 在最後這段時光最重要的是消業障和行功。

一、清口,消業首先應該消殺業,最直接有效的當然是清口,不再殺任何生命,也直接消去我們的殺業。在死前清口,即使未能了結所有業障,證得仙佛果位。再投胎人間時,也可能有福報投胎到清口的修道家庭。

二、懺悔,對我們今生所做的一切過錯,若來得及最好向當事人懺悔的,祈求對方的原諒,來不及的,向仙佛懺悔,求仙佛為我們化解冤業,並發願以功德回向自己的冤親債主。

三、渡人,我們一生中一定有和我們有緣的人,在我們走以前應該度這些和我們有緣的人求道,否則這些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道,甚至今生過後又流浪生死生生世世,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求道。

 所以度人不只是報天恩,也是了我們的緣。這些有緣眾生可能以前是我們的親人、眷屬、是我們所愛的人。所以在芸芸眾生中這些人會和我們相遇相識。我們不一定度得了他們,但至少應該給他們機會。如果你開口度而他們不願意求道,那也許他們不具足因緣,但如果你始終不曾開口,那麼就是犯了十條大愿的『匿道不現』。

 四、設佛堂,設佛堂為二個原因,一是為自己的修行,佛堂是最有力量的修行場所,因為有仙佛的加持,不論對我們的身或心都是一種力量來源。

另一方面佛堂也是法船,是仙佛引渡眾生的法船,所以設佛堂是慈悲也是功德,對祈求疾病痊癒或祈求來世福報都有助益。但設佛堂不能勉強,也不能為治病而設,要考慮佛堂未來存續的問題。

五、持用三寶,用三寶是淨化我們的心,是一個可以直接和 老母溝通對話的管道,也是解脫病痛的良藥。許多道親罹患癌症卻沒有痛苦,即使沒有用三寶也不痛苦,有可能是仙佛幫助將痛苦取走。若有痛苦則可以修持三寶來減輕病痛。

六、隨緣行功了愿,不要太勉強的行功,但不要以求痊癒為目的,行功了愿是我們一貫弟子的本分,我們都立過十條大愿,所以在我們歸空以前,應該盡可能了十條大愿。

讓我們將每一次痛化為一句真經,當作刺激我們衝刺向修道終點的動力。當煩惱升起,不要被它牽著鼻子走,在它還沒有糾結成一團痛苦以前,用眞經剪斷它,用三寶要及時,不要等到太遟時就就不回來了。

就像房子著火時,要在星星之火時就把它熄滅,不要等到大火蔓燒時,再澆水就來不及了。用三寶要在察覺煩惱入侵時,就趕快默念眞經打斷煩惱,不要等到捲入煩惱大海就為時已晚。

痛的時候,將意念收到玄關,可以從痛中剝離,若無法專注,也可以在內心求老母幫忙減輕痛苦。

 把修持三寶和行功了愿當作治病良藥,不是治我們的身病,而是治我們的業障病,每天吃藥,一天不見效,吃一個月、一年…即使我們的身病最終沒有好起來,業障也被我們持續的修行消得差不多了。無業一身輕的回理天,比起帶著沉重的業障在人間苟活好多了。為什麼寧願捨棄天使的翅膀不要,而執著守住生死苦海中的一艘破船?

將自己化為轉經輪

 把我們生命的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每一分鐘當成最後一分鐘,如果這是最後一分鐘要向家人說些什麼?我們不會再計較一些小事,不會吵架、不會為孩子考試不理想而生氣,我們會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們每一天24小時都在煩惱受病痛之苦,掙扎求生。就完全浪費了這部分生命時光的意義。但若利用這段時間來修行,這便是我們邁向成道成佛的機會。因為這時我們像一個出家人一樣不再需要工作,塵緣也都可以暫時放下,不必再盡做父母、夫妻、子女…的義務。你的角色是一個病人,將離開人世的人,不必再為凡事煩惱。把這段期間當成出家,病中修一天,勝過健康時修一年。

從現在起,把生命這多出來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化作修行。把每一個煩惱、每一次痛,都當做功課、考試。要在這次的生死大考中,及格過關。

 在西藏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個轉經輪,無論任何時候都看到他們搖轉著經輪。據說經輪內有無數眞言和經文,只要順時針’方向轉動,讚美祝福都將散佈各地,且所有祈願都會實現。

 當我們每一腳步每一動作都在念真經,每一個氣息都凝注玄關,我們的身體就變成了一個最美麗的轉經輪。每分每秒都轉動著最上乘的佛法,都頌念著彌勒的名號。不僅是為自己修持,同時也將祝福傳達給每一個人。

多麼美麗的生命,雖然我們仍身處罪惡墮落的城市,但我們的誦念,將穿過雲層,飛過希馬拉雅山,直達彌勒淨土。

彌勒祖師也將伸出無遠弗屆的手直到我們面前,帶走我們的痛苦,也帶來無限光明喜悅。

最後祝福罹患癌症的道親,順利度過難關。

 

 

 

 

全站熱搜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