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信11.jpg

書信.JPG

我所認識的郭明義―慈蓮華

郭明義其人―3 一封渡人的信

今天在塵封的箱底找到30多年前明義和我的書信問答,三十年來我無休止的在問他這些問題,他飄然遠去後,我卻在信的最末看到了答案:

「夢幻空花  何勞把抓?

  得失是非  一時放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87年我寫給郭經理的書信)

佛陀說:

我把最高的解脫之道,視如夢中的金織錦

我把悟者,視如過眼的花朵

我把冥想禪定,視如山柱

我把涅槃,視如白晝的夢魘

我把是非之辨,視如龍蛇跳躍

我把信仰的盛衰,視如四季的殘跡

 

讀到這些話時,我真心對"求道"有了想望

但隨之而來的卻又是無數疑問

""既然無相對,那求道與不求道又有何差別?

""既不執著那為什麼還需要求道?

"求道"不也是一種執著?

""""是矛盾的,  

""沒有救贖,只能反求諸己,

""卻是救贖之道

參禪除了自悟以外,對別人又有何意義?

""是「非仁」、「非不仁」,那麼渡人對""是不合理的

""承認世間的美惡、是非之差異,""並不想改變這些現象

參禪者又如何能救世?

我知道參禪是為了放下問題,

也知道這些問題只是流於思辨,

""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但若沒有問題,如何放下問題?

若沒有疑惑,參禪者何從參起?

 

另外我對你亦有疑慮,我覺得你仍然執著,而且很深的執著,如對"完美"、對"恰到好處"之執著,你不僅只為渡人而渡人,還有研究人類行為的意圖,也許是因為這種意圖才使某些人對你不信任。

有時我想渡人應該不是一種目的性的行為,也不該用方法和手段來達到目的,但應是如何?我自己也不清楚了。

""者應是最平凡的,但你不是。

你的不平凡幫助了許多人,但已違反""的本意了,讓許多人等待你給他們救援時,他們又何能自救?又何能悟道?何能解脫?

這些問題可能是我對""""不了解而產生的,我相信你可以輕易解答這些問題。

但我不需要答案,世間本來就沒有答案,

就像余光中的詩:

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風裡…

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風裡…

 

在我們幾次的談話中,我一直堅持自己是沒有病,沒有問題的,就如同精神病患說自己很正常,酒醉的人說我沒醉一樣,有時自己都覺得可笑,騙不了自己又怎能騙得了別人?

人實在是不怕地獄的,若人怕地獄,則天堂一定會實現。

人在地獄裡的快樂,實在是更勝於天堂的

你所提出的求道的保證,對我毫無作用,我拒絕天堂。

如果有天堂那應該屬於未誕生的生命所擁有的,

而非凡俗罪人所能嚮往。

若有天堂,舉目四周皆是天堂,

若有地獄,水深火熱就在心中。

人人都求道,也不能止息要爆發的火山

不能叫生命不在衣索匹亞誕生,

不能叫洪水消失

不能讓惡念不滋生

啊,我已經不知所云了!

我並不想追求答案,我已追尋二十多年,但卻無法遏止問題的出現,

所以只得任由他去吧!

讓開行屍走肉的人,行屍走肉

該下地獄的下地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郭經理的回覆:

問如夢幻 答是泡影

禪是沒有答案的    但這無答是建立在無問上的

而不是問了無答

錯誤的答案會引來更多的疑惑    正確的答案

會使問題煙消 答案隨即霧散

藥到病除 病除藥棄

本來無病 何處有藥?

禪是無藥的 但這無藥是建立在無病上的

若有了病 還是老實吃藥吧

什麼是病?

心中有疑 疑什麼?

何者是?何者非?何者佛?何者魔?何者煩惱?何者涅槃?何者迷?何者悟?何者禪定?何者散亂?

什麼是藥?

—求道

鑿啟玄關 無始幽暗剎那休

斬斷念頭 不盡心燈頓時明

什麼是禪?

—藥到病除是禪

參禪者不見內外, 不分自他

為除煩惱大病,無所不用其極。

迷至山窮水盡,藥在何處?

悟時柳暗花明,病在何處?

藥到病除,何故得道者依舊煩惱糾纏,生死迷離?

—多年沉痼,縱遇名醫,餌以神藥,亦需悉心調治,方可痊癒

妳若求道,再接受我的妙手調製,則………

「應該救人」—仁

「不應該救人」—不仁

沙漠中的渴人,他「要」喝水,不是應該喝水,不是不該喝水

救世的禪者,他要救人,不是應該救人,不是不該救人

無他不成自,無自不成他,自即是他,他即是自

自救與他救無別,渡人即渡己,渡己即渡人

風在雨裡吹,雨在風裡打,我分不清妳我,只好一併抓走。

「你有研究人類行為的意圖」看到這裡我笑了,我想起有兩個日本女孩,剛見到我時喫了一驚,不知道我是哪一國的人?我一個十多年的老朋友告訴她們—「他是外星人」這兩個描述湊在一起,倒是十分吻合

沒有人該下地獄 沒有人該是行屍走肉

夢幻空花  何勞把抓?

    得失是非  一時放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生不停地在追問同一些問題,三十年後再看到這書信,答案早已在那裡,然而藥服下,病除了嗎?

問自己,只有無限慚愧,自己是那麼任性的不吃藥,那麼執著的不放下…。

將三十年前的問答留在這裡,鞭策自己放下,不要再問了!

也紀念一生致力於渡有緣人的""者—郭明義。

他真切渡人的精神,不僅是對我,對每位有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人,他都一樣的熱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明義 的頭像
郭明義

一貫道郭明義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