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遇見郭經理.jpg

〈如果你也遇見郭經理〉慈蓮華2018夏季大典

如果你也遇見郭經理,可以告訴我他的行蹤嗎?

今天是老母大典,也是你的生日,往年女兒和我都會寫卡片、買禮物,今年只能默默思念你了。

離開一年了,你好嗎?我知道你很好,因為有你的消息。

以前你出國講課、辦道,總不會忘記打電話、傳簡訊回家。現在你不能打電話,卻透過道親告訴我這一年來你都去了哪裡、做些什麼。就像今天有人告訴我,你雲遊到加拿大…

 

早上收到加拿大道親的line說:

在郭經理成道周年前兩天,壇主夢見郭經理…

壇主看到郭經理進家裡,很高興得雙手握住郭經理的右手,跟郭經理說:「您回來了啊!我就知道你沒死」

他說郭經理看起來比較年輕也比較瘦,沒說什麼,很快他就醒了。

………………………………………………

 

看到這個訊息,心中升起了感謝,因為再一次得知你的消息。也得知你再次造訪加拿大這個你心中的小乘淨土…。

突然有個想法,把一年來聽到的你的消息蒐集整理,和關心你的道親分享。

你走後,常從道親口中得知你的行蹤,而每次聽到,都覺得你除了關心道親以外,也透過他們捎信給我和女兒,告訴我們你的行蹤。

〈還在渡人〉

記得第一次得知你的消息是一位還沒求道,也沒見過你的道親,她夢見一位要渡她求道的好友到她家,身邊有一位很高大、很莊嚴,穿著官服戴著官帽的人,好友介紹:「這位是郭老師…」以下是她透過line的描述:

……………………………………………………………………………………

有一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妳(道親)帶著一個朋友 來我家 ,妳的這個朋友站在我的面前, 看起來 不真實 卻五官清楚, 不真實是因為,他的肉身的質感具空氣感,好像是一種琉璃然後 透著微微的藍光。 這位朋友的頭上戴著, 像我們在電視上古裝劇所看到的官帽和官服。
妳向我介紹說這一位是郭老師。
當下我覺得這個人沒有禮貌, 因為他並沒有看著我 ,也不說話, 眼睛是半闔著的。
在我看著這一個郭老師的當下有一剎那 突然間看到郭老師的臉幻化成一張老虎的臉, 並清楚的看到老虎的鬍鬚, 但是同時也很清楚地知道是同一個人的臉,那只是一剎那間的工夫老虎的臉又回到了郭老師的臉。而 在同一個時間有一個聲音在旁邊說這個人已經證得官位。

她的好友(石岡道親)line

後來我給她看經理的照片,起初是一張經理滿臉笑意的照片,她說不像。後來我找到一張,經理設家壇時,在佛前守玄的照片,她立刻說:對對~就是這個人,這個很莊嚴的表情。
原來經理在夢中示現的是時刻二六時中。每當我想起,就也立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經理的教導。

……………………………………………………………

於是她求道了,之後渡先生、孩子…

一向最重視渡人的你,即使化成一把灰,也不放棄渡人。

後來在佛堂見到這位你入夢渡化的道親,果然是佛緣深厚,很善良的姊妹,她們沒親眼見過你,來佛堂卻感受到你的存在。

這件事令我很感動,在你走後竟然還能接引新道親走進佛堂。

之後,陸續有道親跟我說他們夢見郭經理,我心想,如果真的是你,為什麼我沒夢見?那段期間雖然每天夢中都有你,但卻是在醫院,還在生死交戰…醒來發現自己在家裡,不在醫院,而你也已…那一陣子的我,靈魂困在醫院沒回家,晚上睡著魂魄又回到醫院,也許內心還沒接受你已經離去的事實吧。

直到有一天真的夢見你,為了驗證這是胡亂夢還是你的訊息,醒時把夢記錄下來:

……………………………………………………………………

Display你的生命〉  2017-10-26夢見你

早上醒來前夢見你,夢中不記得你已歸, 我們一家三口出門,只知道不是去旅遊,卻不知道去哪裡、做什麼。

夢中我去一家餐廳買飯,老闆不直接賣給我,卻說:「妳跟我說妳家的地址,我直接幫妳送過去比較方便。」

我說:「很遠欸!從這裡開車也要一兩個小時。」

他說:「不是從這裡送去,是找當地的人幫你送去。」

我就說:「地址是石岡街135號。」

即使在夢中,自己也隱然覺得奇怪,我住在台北啊,怎說石岡的地址?

之後我回去找你,看到你竟然站在講台上正在講課,教室不大,像是一般中學的教室,聽課的人大約三十幾人。

你的聲音和以前一樣宏亮,我很驚訝,你什麼時候可以說話了?(夢中雖不記得你已歸去,卻仍記得你因氣切而不能言語)

仔細觀察你說話的方式有些不同,發現你思考的過程也都變成聲音說出來,恍然明白你不是用嘴巴說話,而是心裡想什麼,都會發聲說出來。原來你用心念發聲,而不是用聲帶發聲。

像以往一樣黑板上寫了滿滿的字,課堂還是像以前一樣充滿笑聲,奇怪的是你還穿插著英語,好奇地走近聽你講什麼?聽到display這個字,夢中想:哇噢什麼時候你的英文變得那麼好?也思索著你的display展示這個display嗎?

後來你指著黑板上粉筆寫的『陣亡』二個字,跟某位道親笑談解說。

沒有仔細聽『陣亡』的內容,因為一直在想著要記得去查display這個字,到底你要講什麼? diaplay印象中是顯示、展覽,還有其他的意思嗎?夢就醒了。

……………………………………………………………

醒來後回顧這個夢,似乎有三個訊息:

第一:我們家在石岡街135號。

第二:display

第三:陣亡

你離去後我和女兒很少回石岡,夢中卻說石岡的地址,那時猜想你要留下石岡的家不要退租,於是和女兒說:「石岡才是我們的家」,計畫每個月抽出一點時間回去住。

沒想到後來因緣卻是石岡的公壇搬到我們家,夢中所謂我們家是指石岡佛堂的大家庭,而不是我們三人的家。你早就預測了佛堂要搬家,而且搬到我們家這件事。

第二件事:display,你是說,未來你的生命將顯示在電腦、手機上,繼續延續下去。一年來你在雲端不曾停止講課,越來越多道親在youtube上聽你的課。

我和女兒每天剪輯你的影片,只要開啟電腦,就又看見你、聽見你,在每一個影片、每一個錄音中都有你的生命,有時彷彿忘記你已離去,而只是去講課還沒回來。

這些錄影好像預先存下來的,在你走後陪伴我和女兒,也陪伴你的後學們繼續走下去。

第三件事:「陣亡」,因為夢中你是笑談而不是很嚴肅、憂心,所以當時心想也許只是在調侃你自己陣亡…不久張經理突然病倒,三個月後成道了,二十年前我們搬到石岡,張經理就非常關心照顧我們以及石岡道親,張經理常跟你說:「我們是戰友欸!」夢中你寫下陣亡也許就是預言張經理的離去吧!

〈繼續講課〉

 

這個夢不久,有道親傳一則line給我,台北的道親也夢見你在講課,她寫:

今天(2017-11-22)早上5點多夢到郭經理在一個很大的階梯式講堂講課,裡面人很多,很清淨又現代化, 翹課人的名字都在黑版上。

那邊,講課方式不太一樣,有點深,好像可以同時上不同的課程,卻又同步進行, 跟他以前上的方式很不同。

黑版上很多字,看起來沒有邏輯不相關,其實是應每個人的專修不同,上課人只會顯現屬於他自己重點的板書。而我因爲在外面翹課睡覺, 所以看到全部密密麻麻,就看不懂什麼意思。

後來我睡飽走進教室,郭經理看到我就露出很溫暖的笑容,然後交給我一本書說:「妳來,這本是妳的。」那本書裡面沒字,書皮也沒寫字。然後我就醒了。

……………………………………………

透過line跟這位道親求證夢境時,她又告訴我另一件有趣的事,她說:

有件事也很感動,知道經理走的訊息時正在蘇州。隔天坐飛機回台時,很傷感,一度淚眼迷茫。就在難過時,我一抬頭,看到飛機每一個電視畫面同時播放一段影片,都打上郭明義這三個字。原來東北有一位慈善家也叫郭明義 他被政府表揚,這段影片在介紹他的義行。

只是因爲出現的時間太巧了,我看到郭明義三個字同時出現在幾十個螢幕時,彷彿看到郭經理千百億化身,內心的難過頓時停止。

也突然若有所感,覺得經理已到各地弘法了,無所不在。

……………………………………………………

這段文字是透過line傳給我的,當我看到飛機電視畫面全部出現『郭明義』這三個字,我心想:Wow!郭經理有這麼神通廣大?

看到結果時我笑出來了,心中出現「郭氏幽默」四個字,這是你的姪女對你獨特的開玩笑邏輯的形容。這一段真是典型的「郭氏幽默」讓我會心的笑了,你還是不改愛開玩笑的性格…

 

〈台語講課〉

在大家津津樂道時,又有道親夢見你用很流利的台語在講課,她說夢見郭經理三次:

第一次夢境,看到郭經理以彌勒祖師笑臉顯現,牙齒個個大又晶瑩剔透。夢中的我知道那是郭經理。

第二次夢見郭經理用很溜的台語在講課,前人、張經理都在台下聽…。

第三次夢見郭經理,是佛堂要辦道,像往常一樣,我在寫表文…。

…………………

第一個夢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牙齒一個個有大又白又亮,我說,郭經理常自嘲他自己是「練牙功」的(講課講得多,道場辦得小)。第二個夢境,你用流利的台語講課,以前我總是笑你台語都亂講,每次講台語都在搞笑,現在你英語、台語都通了。

你以前常說修道人:「鞠躬盡瘁,死而不已」,你就是這樣吧,死而不已的講課、辦道。而且沒有語言障礙。

 

〈牧羊人〉

接下來告訴我你的蹤跡的是一位孩子都在大陸的道親,她說:三個孩子都夢見郭經理,小兒子描述郭經理穿著龍袍,身邊還跟二個侍衛,好威風。

中山佛堂辦成道紀念時,小兒子也特地來了。以下是他透過微信寫的:

我們在一個咖啡廳,靠窗的位置要喝下午茶,然後郭經理到了,我們(我、媽媽、三姐、二姐)后面才到,郭經理說"家禎怎麼還沒到?”過了一會,大姊就跟阿公一起來了,他們三個感覺就是很熟,互相照應的感覺。郭經理穿著他在佛堂穿的(道袍)轉交一包東西給大姐。

……………………………………………………………

這個夢很奇妙,夢中他的大姊、阿公都已離世,阿公1999年去世還沒求道;大姊有求道2015年歸空。

壇主問我:阿公(壇主爸爸)沒求道,怎麼能夠跟郭經理很熟?

我想,郭經理是要壇主放心,她離去的家人,不論女兒或父親,現在都跟郭經理在一起,郭經理說過:只要子孫有修,祖先雖沒求道,也能同霑恩典。

壇主的大女兒在郭經理生病閉關那年末期癌症,當時郭經理病重,沒去探望,只有將講課功德迴向給她,卻還是沒能留住這年輕的生命。

對這位壇主而言,喪女是無法言喻的悲慟,郭經理託這個夢給她兒子,應該是要讓她放心,夢中郭經理轉交一包東西給她,也許就是郭經理迴向的講課功德吧!雖然沒有幫她戰勝癌症,但這包東西應該對她歸空後的生命有所幫助。

 

〈西班牙〉

石岡壇主遠嫁西班牙的女兒也在line上面分享了她夢見郭經理,她說:

20185月的某一天,記得在夢中,我們全家人要去參加郭經理的喪禮,我還特地煮了5份茶油麵線,到了現場,才發現忘記帶了,心裡是悔恨交加,又很自責,想著自己很愚蠢,這麼重要的日子也可以搞砸。不知道何時,郭經理出現在我身旁,笑著說:「不用擔心,沒有關係的,沒事的。」這時我發現身旁的人,並沒有因為我的健忘而不開心,反而氣氛和睦融融及溫馨,不像是一場離別的喪禮。

………………………………………………………………

聽到這個夢境,發現你似乎特別關心海外的道親,也想到你常以「牧羊人」來形容辦道者,是啊!對牧羊人而言,那些離很遠的羊,是牧羊人最關心的。

這個遠嫁西班牙的年輕道親,是你看著長大的,在佛堂總纏著你問要怎麼改毛病,看到她一步步成長是你很大的欣慰。

〈拜訪道親〉

你生前從不去拜訪道親,你認為那是擾民,成道後卻時不時走訪道親

去年農曆年前,道親到石岡參加張經理入塔儀式,順道去靈山寶塔看你,幾位道親都說曾夢見你,這是其中一位道親line

……………………………………………………………………………

在我回嘉義探望父母時,睡夢中遇見郭經理…經理沒來過我們嘉義的家,我還問經理怎麼知道我們家經理只是微笑。

嘉義的家平常是父母親住,父母親十多年前都在郭經理石岡佛堂求道。妹妹每天回家煮素食給父母親吃,父親40年的氣喘這一年狀況較差,我們姐妹也兩週就回嘉義一次,但父親的心情是自在寧靜的,感恩郭經理的探訪關照。

…………………………………………………………………………………

另一位道親,老家在雲林,你不曾去過他們雲林老家,卻夢見你也到他們家老家去…

 

後學夢見郭經理到後學老家,很特別的是,時空不是現在卻是回到後學老家整修以前,後學老家在父親歸空後重新整修過,而郭經理卻出現在後學家還沒整修的時候。

老家佛堂這天有開班,來了好多好多道親,而後學卻都不認識,只有二哥是後學認識的,郭經理與大家談笑風生…

…………………………………………………………………………

我猜你去探訪過的可能不只這些道親…

〈神醫〉在你成道周年前,一位你曾經跟我提過很孝順的道親,跟我說她夢見你是一位神醫。她說:

…………………………………………………………………………………

約莫半年前,我夢見郭老師。

夢境是在一個古代的村落,我從屋子裡走出來,看到路上好多人都向同一個方向走去,他們口中都在談論一位神醫,我好奇隨著人潮走到一間四合院的房子,裡面走出來的是郭老師,人潮自動排成長長左右兩行,郭老師走過去一一探視這些求治的人,當走到我面前時,郭老師說:「○○是妳喔妳這裡不太好,來我來幫妳醫…

夢境最後,我問郭經理:「可不可以留地址給我?」因為我只是跟著群眾走,不知道那裏究竟是什麼地方,希望留下地址下次還可以找到郭經理。郭經理只是微笑地跟我擺擺手,我就醒了。

郭老師指的部位是肝,自從父親歸空後,有半年時間我晚上無法入睡,因為父親生病時晚上擔憂父親跌倒而不敢熟睡,成了習慣,半年都睡不著。

慢慢的健康也出現異狀,我臉色是黃的,手掌是黃綠色…郭老師在夢中為我治病後,經過半年,我恢復正常的膚色,不再是黃綠色,中醫把脈也說我肝沒有問題,原本右手抬不高也不藥而癒…。

………………………………………………………………………

一直想成為神醫的你,終於如願以償。

你生前總希望自己能像耶穌一樣為人按手治病,不用任何醫藥,用三寶手到病除…生前沒能實現這個夢想,現在實現了,你已成神醫隨心所欲到處治病。

以上這些是一年來透過道親,傳給我的訊息,謝謝這些道親讓我知道你的蹤跡,以前沒有時間遊山玩水的你,現在有意生身,可以隨心所欲雲遊四方巡視道親。

 

(謹記錄下這些夢,在這一天紀念郭經理。最後,如果你也遇見郭經理,可以留言告訴我。)

註:這些夢境都徵求過當事人同意,也求證過內容,感謝這些道親告訴後學這些夢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郭明義 的頭像
郭明義

一貫道郭明義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