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墾丁5  

《本自無念》郭明義 生病日誌  寫於2012/12/19

(這是郭經理在2012年醫生確診後他寫下的感悟)

半年了,天天咳血,我不以為意,因為一無所有,除了鐵打的身體。直到在點道和講道的中途,每每被一口血痰哽住而失聲,我才驚覺鐵也會銹蝕。

還是不以為意的去醫院看診,胸腔內科的楊醫師說:「長期咳血可能是肺結核或肺癌。」做了X光檢查後首先排除了肺結核,再進一步做電腦斷層診斷是否是肺癌?有兩週時間等結果出爐,我開始面對罹癌的危機。

迴光再迴光,咳血再咳血,三寶修持並沒有改善病況,但是心靈卻在強力守玄下忽然跨越了一條界線,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就像水通過了沸點,從液體變成了氣體。

我的心靈喜樂自在,我的身體卻在日以繼夜不斷咳出鮮血、血塊,甚至碎肉塊…。我的身心綁在一起,卻活在不同的世界,真是奇妙!嚇人的疾病猛烈攻擊我,就像狂風吹襲陽光一般毫無影響。我開心的吐著血,繼續辦道、繼續講道。我是不是瘋了?就像雷電交加無法刺激嗅覺一樣,為什麼如此可怕的疾病無法讓煩惱湧上心靈?

時候到了,我回到醫院聆聽末日審判,醫生說:「你的電腦斷層顯示肺氣管都很乾淨,沒有任何疾病,但是長期咳血不太正常,建議你進一步檢查一下。」

我認為危機已經解除了,而且經過一個多禮拜大量吐血後,現在只有殘餘少量血絲,應該再過一陣子就會完全康復,實在沒有必要去檢查,我也不想再聽一次末日預言。但是妻一向謹小慎微,勸我善聽醫囑,以絕後患,我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這一次門診我揮別了上一次的忐忑不安,泰然自若的準備迎接醫院詫異的問:「你很健康,幹嘛來看診?」

意外中的意外,醫生說:「內視鏡發現一顆腫瘤,形狀可能是惡性,需要進一步切片檢查。」

我看到那顆瘤的照片,長得很猙獰而且還真不小,一看便知絕非善類。檢查結果一週後揭曉,我離開診療室,默默坐在大廳長椅上,眼前人來人往,耳邊人聲鼎沸,我卻若盲若聾,彷彿獨處在無垠的時空中,腦海中響起一句話,忘了是誰說的:「面對疾病、死亡,只有孤獨和絕望,因為沒有人能替代你!」

如今,死亡就迫近在眼前,但我並不覺得自己站在生存的光明中,悵望著死亡的黑夜,相反的,我鮮明的感受到生的這一邊是幽暗的,死的那一邊卻如漸漸發光的黎明,依稀看到有一群人站在那邊等候著,他們都是我曾經非常熟悉,但又完全忘卻的好友們,相信我跨越了那條線就會記起來了。他們都是智慧卓越且人格高尚者,我們應該熟識,但我忘了,因為一線之隔…。

此刻,死亡線迫在眼前,但孤獨絕望在哪裡?我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天涯遊子終於回到家門邊,父啊!祢要如何安置我?

一週匆匆已過,我又回到了醫院,後天即是馬雅預言的世界末日,但我的末日審判已提前來到。

「很遺憾,郭先生,確診是惡性腫瘤。」我一點都不詫異,七天前我就知道結果了,那顆腫瘤長得就像個人面瘡一樣,來勢洶洶。我詫異的是自己的心態。

任何人在被宣布得了絕症,正常的反應應該是緊張、焦慮、恐懼、哀傷、困惑、不平…有的人也許就當場情緒失控,但多數人會強自鎮靜,以免失態,撐回家後再慢慢發酵。

至於修行者就會拿出長年的修練的真功夫來化解情緒,進一步除去這些紛來沓去的念頭。

但是,我的情緒呢,我的念頭呢?我找不到它們,此時此刻它們應該理直氣壯的淹沒我,糾纏我,然後我要使出渾身解數來對治化解,我相信三十年的三寶修持加上行功辦道一定讓我有足夠的能力去對付他們,問題是,他們在哪裡?

十年磨劍,十年練劍,正要及鋒而試時,卻不見敵蹤?

原來末後一著就是「無念為宗」,不是有念修到無念,而是本自無念。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