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城隍來對號  報事靈童察的清︼


 節錄自:彌勒救苦經講記(下)


 


︻各方城隍︼:人間每一鄉、鎮、縣、市、鄰里…都各有城隍管轄。城隍爺是介於陽間和陰間的神,掌理人的善惡。


︻來對號︼:調查新求道人身家品性是否符合求道資格。


【報事靈童】:為城隍巡查四方,向城隍通報人間善惡的靈童。


【察的清】:把我們的善行、惡行查探得一清二楚。


 


    求道經過掛聖號,龍天表將我們的名字送上天,到正式註冊入籍天佛院中間還要經過各方城隍的調查審核,天佛院會行文到各方城隍,城隍再請報事靈童通報名單上的求道人是不是符合身家清白品行端正的條件。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龍天表要詳細的寫佛堂的地址,不僅要寫所在縣、市,甚至鄉、鎮、里都要寫清楚,因為要行文到當地城隍,就地調查求道人身家清白品行端正,還有求道後的行功犯過。


    民初彌勒真經出世時,大部分求道人都是當地居民,所以龍天表一燒上去,天佛院就行文到佛堂所在地的城隍土地手上,然後就會開始迅速展開調查。現在交通方便可以在短時間內到處跑,住在高雄也可以在台北求道,相對的城隍就更忙了,報事靈童也只好馬不停蹄的到求道人居住、工作的所在去查探。


 


天網恢恢


    求道人的「身家清白品行端正」應該是引保師要負責的,但是除了人的考察以外,上天也有一套機制,比人更明察秋毫。上天的機制就是城隍土地、報事靈童的體系。


    舊社會裡因為多數人從出生到老死都在同一個地方,所以善惡、品格好壞是瞞騙不了人的。現在就不一樣了,我們對朋友的身家背景一無所知,要仔細去盤問,一方面不禮貌,另一方面可能得罪人,更不要說渡人了。但是即使我們被對方矇騙,求道人還要經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一關。


    舉例來說,有一次辦道時,求道人是一位未婚的小姐,引保師說已有吃三天素,就開始進行求道儀式,到了立愿完,要點道時,求道人突然像被一股力量用力推,整個人向後彈起來,後學心想,其中必有蹊蹺。


    但傳道傳一半也不能就此不點,還是勉強為她點了玄關,但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一個多月後,她的引保師驚爆這小姐原來是詐騙集團的一份子,而且騙了引保師一千多萬後捲款潛逃不知去向。


    所以求道時她被推離拜墊,表示從焚表「龍天表」送上天,到點玄關之間這短短幾分鐘,城隍、報事靈童已經查清楚這個小姐的底細,並且已向三官大帝稟告。


    這位求道人雖然龍天表上有名字,也完成點道的程序,但是有沒有入籍天佛院?只有三官大帝知道,後學不敢說一定有或一定無,但顯然的三官大帝對這個人的求道資格提出異議,而用將她推倒來警示我們。


 


二種人回不去


    求道,保證超生了死,但是還是在「身家清白品行端正」的前提。有人雖有求道,歸空後身體僵硬,如果不是心中有遺願未了,就是求道前品行有大污點或求道後反道敗德。這二種都會被城隍、報事靈童察的一清二楚,報到三官大帝那裡,除籍。


    道親不要認為自己求道就保險了,以後無論如何都會回到天上,有恃無恐。要知道我們「天榜掛號地府除名」只是掛號,還沒有入籍。就像我們已經取得綠卡,有資格前往美國,但是還沒有去,在你取得綠卡到正式身到美國還有一段過程。這段過程中要是有什麼差錯,最後還是沒能到美國,徒有綠卡也沒有用。


    求了道,歸空後卻無法入籍天佛院有二種情形:


1、註冊失敗:求道時城隍、報事靈童查驗為「身家不清白品行不端正」之人。三官大帝沒有將求道人名字入籍天榜。只有掛號沒有入籍,就像只有報名,而沒有正式入學。


2、勾出天盤:求道有效,三官大帝註冊後天榜掛了號,但在得道後到歸空這段期間,做了反道敗德反心謗道、詈師罵天的事,犯下天不可赦的重罪,被勾出天盤,


    以前道場前人們常說一句:「午時成道巳時墜」就是說:修道人要兢兢業業於自己的一言一行,即使午時(中午十一至一點)要成道(歸空証果)也可能在巳時(午時的前一時辰)因犯過而墜落,前功盡棄被勾出天盤。


 


天榜掛號的程序:


    彌勒救苦經明白的將我們天榜掛號的程序告訴我們:


    佛堂焚表(龍天表)↓城隍對號↓報事靈童調查↓稟報三官大帝↓註冊,將名字寫到天上的戶籍(或拒絕註冊)。


 


    只要經三官大帝註冊,即使求道後一生沒有修辦行功,三官大帝可以特赦,赦免我們的罪,讓我們帶業往生回到理天。但是如果一生行惡太多,天理難容則會被取消天榜掛號,就是所謂勾出天盤。


    城隍、報事靈童不只是求道時訪查我們的善惡稟報三官大帝,在我們求道後也負責監督記錄我們的善行惡行。


 


報事靈童察的清


   如果城隍是縣、市長,報事靈童則是維持治安的警察。


    城隍,負責監察我們所居住的地方的大小事務,並賞善罰惡,如我們的地方父母官。城隍可說是是我們看不到隱形的縣市首長,不同於人間縣市長的是城隍由玉帝委任,不是行政院委任也不是人民選舉。


    報事靈童,像維持治安的警察,通報人的善惡給城隍。一個城市最高階為市長,最基層則是維持治安的警察,中間還有很多大小官吏,如土地公、灶神…都是負責賞善罰惡,監督我們從行為、身、口、意念…國家法律懲罰行為,不會懲罰不孝、不悌…道德上的缺失,但是城隍、土地灶君報事靈童…審查範圍身、口、意三業,行為上、言語上、意念上的反道敗德…都在審查範圍。


    得道以後我們要超生了死,這個超生了死的大事由許多天神共同完成,我們求道,龍天表燒上去,表文上升「天榜掛號地府除名」三官大帝接獲表文,就像總統接獲特赦名單,就行文到人間戶籍所在的城隍,城隍就請灶君、土地、報事靈童去一一實地查訪,司理。


    城隍是地方神,所以最了解我們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他們在我們掛聖號後會根據我們的名字來調查我們的善惡。


 


城隍、靈童誰做?


 


    城隍土地這些社稷之臣,生前是忠臣、孝子,因他們的忠孝,雖然沒有修行死後仍能封神守護社稷。所以城隍最重視孝悌之道,尤其孝道。所以如果不忠、不孝、不悌會被城隍扣分。


    儒家講「百善孝為先」「孝乎惟孝,友于兄弟」這是城隍考察的重點。這是大家都做得到的,只是要不要做而已。


    行善、救世、禪定、神通…有環境因緣限制,但『孝友之道』誰都做得到。


即使你的父母不是很慈愛的,還是要盡心去孝順。


    像舜,父母親非但不愛他還要害死他,舜還是孝順。所以成為孝的代表性人物。越難尊敬、越難敬愛的父母,如果你仍然盡力去孝順,那孝道就更全。如果父慈子孝是一百分,父不慈,子仍然孝順,就是一千分。孝順要做到人人滿意也許很難,但至少可以做到盡心,盡心就問心無愧。


    報事靈童多為聰明乖巧,心地善良,但尚未長大便夭折的童子,因在世時間太短沒有機會行惡,也沒有機會行善,所以死後不具有上升天堂及下墮地獄的因緣,因此被城隍留在身邊辦事,以積功累德,再投胎或上生天界。


   在林倉庫遊天堂的記述中有講到上天派五個仙佛來監督我們,其中就包括報事靈童。(日遊神、夜遊神、三尸神、鑑視神以及報事靈童。


 


一言一行、起心動念都在監控中


    我們一貫道親不只受城隍、報事靈童監督,我們更受灶君就近監督我們每天一言一行包括起心動念,城隍、報事靈童只查看得到我們的言行舉止,有沒有為惡?灶君每天在我們家中觀察我們,別人看不到的,灶君都看得一清二楚,自己沒察覺的惡念,灶君也都了了分明。


    家中有佛堂的道親每天早晚獻香都有拜灶君,灶君更會明察秋毫的將我們的善惡鉅細靡遺的記錄稟報。


    即使家中沒有佛堂,灶君還是存在於每個家中,默默觀察人的心念舉止。有一部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電影中的主角楚門從出生那一課開始就活在監視錄影當中沒有一刻停止,不管吃飯、睡覺…。其實我們人生的真相就是如此,只是監控我們的不是其他的人,而是諸神。講一個大多數道親都聽過的故事來為這幾句經文作印證:


 


淨意遇灶神


 


    這故事是真人實事,當事人是明朝進士俞都,他老年寫下:「遇灶神記」。他留下此篇文章爲了訓導後代子孫。也廣為流傳在民間。


    明朝世宗嘉靖年間,江西有一位讀書人,名叫俞都,字良臣。一個人自號「良臣」,無非一心想做官。


爲了求取功名,他建立文昌社,提倡惜字,放生,戒淫,戒殺,戒口。希望 文昌帝 君保佑他金榜題名,但入京趕考卻五次都落榜。


    更不幸的是五個子女三個夭折,最寵愛的三子,左腳生有雙痣,八歲時失蹤,最後只剩一個女孩,太太眼睛哭瞎了,家境更貧困窘迫。可以說是家破人亡、四壁蕭條、窮途潦倒。


    他忿恨難平,四十歲後,每逢臘月底(農曆十二月),就寫疏文向灶君祈禱,請求上報玉皇大帝。四十七歲那年的除夕,一家三口正淒涼地坐在一起時,忽見一位頭戴方角巾,身穿黑衣頭髮半白,自稱聽見俞公憂愁歎息的聲音,故特地來安慰。俞都陳述家中狀況,並講起上疏文的事情。


    客人說:『我早知你的事情了,你內心對人恨意太重,專愛做虛名的事,滿紙怨恨,用褻瀆的話呈報上帝,恐怕要受的處罰還不止如此呢?」


    俞都說:「我立誓行善事,嚴格遵守規條,豈是虛名嗎?」


    客人說:「講到放生,你內心並沒有慈悲的念頭,並且蝦與蟹,亦放在廚房裡烹煮,難道牠們就不是生命嗎?」


    「如果論口過,更不能禁止,你一聲爭論就觸怒鬼神,暗中所作的惡事被登記的不知有多少。」


    「邪淫,雖沒有實際行動,然一見美色,內心就放不開,只是沒有邪緣相湊而已。」


    「你的疏文上達玉帝面前,玉帝就派使者查察你的善惡,幾年中,沒有一點真實的善功可記,只見你在一人獨處的時候,貪念、淫念、嫉妒念、高視自己,卑視別人的意念及恩仇報復的念頭藏在胸中,固結不能解,像你這樣,逃禍還恐不及,怎能得福呢?」


    俞都見自己的過惡都被說了出來,伏在地上流著涕淚道:「你能通曉幽冥的事,一定是位神明,求你救度。」


    客人說:「你知慕善為樂,但善根不深,恆性不固,所以生平善行,都是一套敷衍和虛偽。從今以後,凡屬貪念,淫念,虛偽客氣,以及所有妄想雜念,一律要收拾得乾乾淨淨。念頭來了,只能理會善的一邊,自己力量能做到的,要不圖報,不求名,不論大小難易,要耐心去做,如果自己力量辦不到的事,亦要勤勤懇懇,使得善意圓滿,並要發自恆心,不可有始無終地形成怠惰。待人處事不可自欺欺人,自然會有不可測之效驗。」


    「因為你家中奉侍我很虔誠,所以我特用這些話告訴你,作為報答。」


    他說完這話走進廚房就不見了。俞都才知道他原來是灶神,於是點起香來叩謝,就在第二天大年初一,祈禱上天,立誓痛改既往的過錯。


    自己取了一個號叫淨意,來驅除壞的念頭。當他初實行時,感到雜念紛來,不是懷疑,就是懶惰,於是他就在觀世音佛像前叩頭流血,自己發誓:求善念,真誠純潔,如果有絲毫對自己寬赦,則永遠墮落地獄。每天早晨虔誠念誦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一百聲,來祈求菩薩冥冥中保佑。


    從此他的一言一行都好像有鬼神在旁,不敢自欺。只要有濟人利物的事,都歡喜去做,甚至委曲求其成就。逢人就以因果報應勸化開導,在善行熟練後,心念一動則萬善相隨,內心靜時則一念不起。


    如此兢兢業業過了三年命運開始改變,相國張江陵聘他去訓導兒子。參加鄉試考取進士,突破了屢考屢落第的命運。


    有一天,他見楊內監的幾個孩子中,有一個孩子十六歲,看來很面熟,脫鞋子一看,果然有兩顆痣,就這樣找到兒子。


    孩子回家,俞夫人抱著孩子痛哭,血淚都流了出來,兒子捧著母親的臉舐眼睛,眼睛就復明了。後來兒子長大成婚,連生了七個孩子,承繼書香。俞公年壽八十歲才歸天,寫下一篇:「遇灶神記」來訓導子孫。


    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監視的只是楚門的行為,我們所受的監視不僅是行為,起心動念都在監控中,一分一毫都跑不了。


    舉例好了,最近接到好幾位道親打電話來告訴後學:某一位清口道親買葷食被看到。不知道這位道親是去買幾次,但能夠被不同的道親在不同的地方看到,應該也是城隍、報事靈童在運作。


    另一位清口道親被人家嗅出身上有菸味,來報告點傳師。每次後學聽到這些,都覺得不是一種巧合,而是上天在運作,警示我們「天知地知」,天地之間是有許多神明,無時無刻不在盯著我們。報事靈童不僅會通報城隍,甚至來向點傳師通報。


    所以我們時時可可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及心念,尤其獨處的時候一言一行、起心動念都要自己省察。「舉頭三尺有神明」所謂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君子要無愧於屋陋。這叫「不欺暗室」。


    彌勒救苦經也提醒我們,道親的一言一行包括起心動念,都在神明的注視下。


註:「城隍」的由來


 


「城隍」兩字最早出現的文獻是《周易》「城復于隍,勿用師」之句。 「城隍」二字按字意解釋,「城」為城郭,「隍」為護城河。所以城隍原先是指一種自然神。


因堅固的城牆為城市所必須,所以取名「城隍爺」。禮記禮運篇:「天子大獵八,水庸居七」,大獵乃是歲末天子祭祀萬神之禮,水庸指的是城隍,大獵乃是祭拜八位神明,其中城隍是第七位,這是中國祭祀城隍的開始。


台灣人認為,地方官是治理陽間事務,城隍爺專司陰間,也支配來世,對地方官稱陽官,對城隍爺稱陰官,前者依法律來審判案件,後者根據現世來決定來世,無論好事壞都要加以處理,吉凶禍福都是審判的結果,人民深信而敬畏。城隍爺在各地派遺將軍巡視陽間和陰間,監察人民的行為,做壞事施以陰罰,陰罰就是使壞人罹患疾病或陷於貧困,甚至死亡;同時對於好人要獎勵,所以城隍爺乃是介於陽間和陰間的神,掌理人的善惡。


 什麼樣的人會當城隍爺?忠良、孝悌、有德之人死後可為城隍爺。生前有學


問和教養,且從不為惡的人,死後若通過城隍爺考試,可擔任城隍爺。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