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 (給來不及道別的素穎)

( 這是一篇很個人的網誌,紀念一位歸空的姐妹,道親可以不必閱讀。 )

素穎,妳走了,告別式那天因為有人要求道,上了香就離開,來不及瞻仰遺容見最後一面。從妳病倒以來心中一直期望妳能過關再回佛堂繼續修辦,所以一直沒有要和妳永別的準備,甚至到現在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總覺得還有好多話還沒有機會對妳說,甚至妳走後也沒有機會和妳道再見。這是這二個星期來心中的遺憾,藉著這篇網誌向妳道別,希望妳能收到。

星期一的修持法會沒有妳,養生班沒有妳、再也聽不到妳、看不到妳,無法再一起吃飯、一同談 。把妳的名字留在這裡,竟是唯一思念妳的方法。

半個月了吧,心中仍然無法接受妳已離我們遠去, ( 郭經理一定說:哪有遠去,素穎已入仙班,無所不在,妳想到她她就立刻在… )

認識妳這五年,對我而言,和妳在一起的時間比親姐妹還多,和妳之間情誼如親人一般,就這樣突然的妳從我生命中消失了,關於妳的一切,只能存在記憶中。

雖然每一個訊息都告訴我妳已經解脫病痛回到老母身邊,妳已經成道…但心中仍然無法放下對妳的思念。將妳留在這裡,因為妳是我生命裡的一章,雖然妳走了,但這一章永遠存在。

想到妳,第一個想到的是妳的精進。

沉重的病讓妳比別人更精進一百倍,不論內修外辦都全力以赴。提倡三寶修持以來,妳是第一個體驗到守玄可以全身發熱流汗的道親,在妳身上看到三寶不思議的境界。

妳告訴我:「只要守玄就算睡得很少,精神一樣很好。」這是妳因病痛無法睡覺時,守玄的體驗。「守玄可以減輕甚至忘記疼痛」…。

真希望能記下更多妳在修持上的體驗,當時一心希望妳可以在修持中好起來,將妳的修持經驗教給更多人,所以也沒有記下來,只記得自己總是驚歎妳的用功與受用,卻忘記內容。

因為妳的精進激發我開始每天修持,妳修持後的轉變、妳臉上的清淨像神仙一樣…讓我羨慕,激勵我要像妳一樣精進。

除了在三寶上的精進修持以外,另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妳帶著重病之軀到柬埔寨開荒,出國前問郭經理:「這趟去要注意些什麼?」經理說:「起心動念不要落入人事是非。」妳拿筆記把經理的話抄下來帶在身邊。

從柬埔寨回來以後好一陣子妳都不開心,見到經理重複的責怪自己沒有做到「不動心、不落是非」甚至哭了,妳的自責、懊惱令我印象深刻。有多少人會對自己言行甚至心念的要求如妳要求自己一般的嚴苛?妳非但在言行上嚴謹要求自己,在起心動念上也不斷要求自己要「二六守中」,時時守玄。

除了郭經理以外,妳是唯一立志「二六守玄」的道親。

似乎從柬埔寨回來後妳的病情便急轉直下,有一次我們談到:如果癌症是一個定時炸彈,要在倒數到 0 00 以前找出解除的密碼。妳告訴我妳已經找到密碼:「就是守玄」。妳希望自己可以做到「二六守玄」。妳也真的做到了,到最後一刻妳都沒有放掉玄關,妳的眼睛內視守玄,告訴我們,妳守玄到最後一刻。當聽到這個訊息時,明義為妳高興,我卻感到心痛,問老母:「素穎已經做到二六守玄,為什麼不讓她留下?」

妳的堅強令我佩服,真誠令我感動,妳的努力令我心痛。

這麼多年每回你來石岡總會在我門口放妳婆婆種的青菜、妳姊姊做的蘿蔔糕、道親做的包子…。素穎,妳走了我要如何回報這麼多的情?

妳在病中不忘渡人,渡了病友,還要渡醫師。妳也盡力在成全道親,將自己所受用的修持、所學習的經典不斷和道親分享。雖然受那麼多苦,妳不怨天尤人,還隱瞞自己的病情,怕考了道親,到最後妳支撐不了病痛住院了,仍希望老母讓妳留下來,為道場做更多的事…。

最後妳在醫院無法來修持,妳說:「好希望可以再去佛堂修持,希望道親好好珍惜可以修行的時間,不要到了像我這樣,想去佛堂都沒辦法…。」

聽說,妳走後示現一眼微張,讓大家看到妳的眼睛還在守玄,即使在最後一刻妳還在修持。

聽說,妳臉上黃膽在妳走後全部褪盡,回復到病前的淨白。

聽說,妳可以無障礙的傳達訊息給趙兄。

聽說…

 

明義一直告訴我:「素穎現在比我們任何一個道親都快活,因為沒有肉體,靈體自在且神通大…應該為她高興…不會見不到,將來我們都會在同一個地方再見…」

他說的都對,我也相信妳現在一定很好,但仍然很想念那些有妳的日子。

將妳留在部落格,妳曾經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頁,永遠都是。

 

對石岡佛堂的道親而言,妳永遠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曾經在同一艘法船上同舟共濟過,永遠懷念妳的身影、妳的用功修持也會是我的典範。

 

白陽修道士中,妳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

 

寫下關於妳的二三事,聊表懷念                                                        

 

經趙兄同意,也將之前請趙兄為我燒給妳的信 ( 一些來不及對妳說的話 ) 留在這裡,表達永遠的思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素穎,早晨六點半的電話鈴響,竟然是妳走的消息,昨天還在電話裡談話,竟然短短幾小時內妳就走了。

 

妳忘記我們約定好等你回來參加三寶修持,約定好 陳 醫師求道時妳要親自來佛堂當引保師…?

 

一整天都想到妳,告訴自己要為妳高興,因為妳非但解脫病苦而且成道了。晚上獻晚香時,想到妳還是掉淚了,獻完香後例行在佛堂做修持,在看佛燈時,想到妳,心中出現妳的身影,不是妳垂危的面孔,而是過去那個臉淨白得像神仙的素穎,也出現妳特有的聲音語調,影像中妳正遠去,回首對我說:「文玲姐,,,加油…」、「文玲姐,,,加油…」…。妳的聲音與語調不斷反覆的說著這句話,那樣清晰那樣明確的聲音,似乎從凝視的佛燈傳出來,迴盪在我心中,直到眼淚忍不住掉下來。不管是真的還是幻想,我都把它當成是妳的祝福。

 

想念妳,想到再也看不到妳、聽不到妳的聲音,三寶修持再也沒有妳,心中好難過,但是知道妳已經解脫了,不再受病痛的折磨,不再被身體束縛,也為妳高興,妳現在已成仙,也不再需要三寶修持了。

 

妳現在的境界是我們無法思議也無法得知的,理天的美好一定超乎妳所想像吧,我們不該為妳傷心,應該為你高興,尤其妳在今生今世已經將修持都完成了。妳修道該做的都做全了,現在應該逍遙自在成仙了,我們怎麼能為神仙傷心?

 

但是還是不捨,還是想念過去的妳,想念在一起修持,談道,在一起吃飯…一起去大溪、一起出遊…像一家人一樣的時光。我還留有我們在新社花海留下的照片,

妳已經像家人一樣,成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妳也把我們當成家人一樣,只要來石岡一定帶給我們自己種的蔬菜、姐姐做的蘿蔔糕…連人家送妳的生日蛋糕都與我們分享,跟我們分享妳的一切。這份情誼如何割捨?

 

 我常問上天:「素穎那麼努力修行,為什麼不讓她好起來?」當然上天自有安排不是我們能懂得。我永遠也不懂,但妳現在一定懂了。

 

一直認為妳是三寶修持的模範生,每次三寶修持只要妳有來,就覺得修持氣氛很凝聚安定,有時妳沒來,參與的又多是新成員時,氣氛就明顯的浮動。一直期許妳病好起來可以成全更多道親修持三寶,妳走了,再難有如妳一般那麼認真修持三寶的道親了。郭經理常說:「修持,是帶得走的。」相信妳的修持,現在全都結果了。

 

郭經理說:「一般道親是帶業往生,素穎是消業往生,妳所有的業障都在承受病苦的過程中消完了…」雖然妳這幾年那麼辛苦,但代價是值得的,妳這一生的修行超過別人一百輩子所能修的。

 

妳在天佛院也會想念我們嗎?唉!這是凡塵人的執著吧,妳如今已識透「無來亦無去」的真實意,豈會有我一樣的執著?

 

眼淚流完了,我開始想:我還能為妳做什麼?如何回報妳對我們的情深意重?我想我們能做的只有完成妳渡 陳 醫師與看護 鄭 小姐的願望,相信妳一定也會和我們一起去渡他們。

 

妳的勇敢、妳的認真、妳的精神永遠都留在我們心中,我相信妳不會離開我們的,也許下次三寶修持妳就會來,不是來修持,是來加持我們。滿心期待再度感受到妳的存在,我會在每個星期一的三寶修持法會感受妳的清淨,感受妳與我們在一起。記得我寫「歸空」這首道歌,最後一句是「相見在理天」但我不要等到那個時候,妳既已成仙,我們可以「相見在佛堂」。

 

素穎,佛堂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素穎,今天是星期一,下大雨,三寶修持法會只要想到妳,就有一種妳也在的感動。但不敢多想,多想一點就開始鼻酸。聽張兄說妳微張的一隻眼還在守玄,到最後一刻妳仍在守玄,我終於知道妳說的:加油。是什麼意思了,我自己應該效法妳修持的精進與堅持,而不是期望還有道親能像妳一樣那麼認真修持。我會記住妳這句話,希望在我的最後一刻能像妳一樣,心還在玄關沒有離開。

 

 

星期六是妳的告別式,期待那天能更近的感受到新的你、成仙的妳,但我不要和妳告別,要把妳永遠留在我心中,是家人、是同修,更是我最敬佩的素穎姐。

 

 

請趙兄為我捎一封信給妳。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