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離念最好的時機  


 


獻給正在受苦難的道親,希望在仙佛菩薩的眷顧下,每個人都能離苦得樂。


 


 


    最近遇到許多道親正在承受巨大的苦難,有病痛、災禍、失去至親…。在苦難中,修行難免會有疑惑,為這些道親解答一些疑惑,希望在堅持不斷的修持中,早日度過生命的黑暗期,見到光明大道。


 


苦難來時,是修持最好的時機


    「離念即覺」,要成為一個覺者、一個「佛」,是很容易的,只要「離念」離開我們的執念。但一般人不容易離念,重病或災禍臨頭時反而是一個很好的修『離念』的機會。


    因為我們平常沒有生病時,很難離念。為什麼?因為「念」當中有太多樂趣,不想離念,念的都是讓我們快樂的事。比方貪財的人想到中樂透作夢都會笑,好吃的人想到美食,沒吃到都會流口水;好色的人,用眼睛看、用頭腦想一些淫穢鏡頭,就可以樂在其中。好浪漫的人,遇不到有緣的人,整天心裡想著一些浪漫的愛情故事,就足以讓他陶醉其中…。這些六塵聲色得不到,幻想也好。


    這樣要修「離念即覺」是很難的,因為沒有那個意願離開念頭。但正在劫難中的人,如重病的人,念頭很容易帶來痛苦,因為所念無非是「病」,會好?不會好?痛?不痛?未來會…?往好裡想、往壞裡想,每一念都痛苦。


    痛苦的念固然帶給我們無限痛苦,但唯一的好處是讓我們願意離念。所以這時是最好的機會修「離念」,如果修成了,不管病會不會好,都可以解脫甚至成佛。


 


痛苦淵藪-「念念相續」


    我們人生的痛苦其實都來自於「念」,只是我們沒有去察覺。比方說你失去了一百萬,如果一直去想:我失去一百萬、我失去一百萬…。會讓你痛苦到想自殺。如果你失去至親,一直思念起過去種種快樂、痛苦的回憶,讓我們掉入痛苦的漩渦出不來。


    但是這種痛苦是必要的嗎?當有人和你談笑,一高興就暫時忘記這件事,也就暫時不痛苦,或睡著了,沒有想到它,痛苦也就沒有了。失去一百萬的事實仍存在,卻不痛苦,可見失去一百萬並不是絕對應該痛苦,而是不斷去想才會痛苦。


 


    所以帶來痛苦的並不是所發生的不幸,而是不斷的去「念」。


 


    當苦難降臨時,比如重病,用三寶宗旨要放在「離念」,而不是放在把病治好。離念之後自然身心康泰。


    默念無字真經,也是「以念離念」才能契入空性。用念佛離開一切念頭,唯有離開念頭才能從痛苦中解脫。


 


放下六根、六塵


    既然已經失去健康、或失去我們所最重視的身外之物包括財富、地位…最好的應對就是:全心全意專注於修持。


    「心是六根,法是六塵」一般人不是著眼於外六塵,身外的有形有像物質功名成就,就是著眼在內六根,追求身心的安樂。


    事實上不論六根、六塵,都是暫時的,都是我們心鏡上的灰塵。都要擦掉。所以說用三寶時不要去想身外的事物,也不要想身內的健康苦樂。


 


修持三寶有三個階段:


1、向外求:希望心想事成,成就願望。藉著修行追求自己所外求的一切、期望的一切。


2、向內求:身心安樂,身體健康心靈快樂。


3、內外均不求:念起真言歸佛令,直探見性、直奔成佛。


 


    外在世界、內在的身心都是虛幻,不存在的,只有靈性、真如本性是常久的,我們被我們關心的外在世界、內在身心,這些六根六塵遮蔽住而無法見性,看到本性。因為我們關心的看到的都是外在、內在的這些六根六塵,


 


    當災厄臨頭,修持三寶時,不要再著眼於這些外在、內在的塵埃,要專注在「念起真言歸佛令」不是說要回去理天,而是直接要touch到真如本性,我們的真如佛。直接探根本。


    用三寶安頓身心是一個過度階段的接引,是修持的一個過程但不是根本。身心畢竟還是六根,所謂的「心」只是意根而不是「靈性」靈性是不受身體生滅苦樂所影響。身體沒有以前就有靈性,身体消滅以後還是有靈性。


    我們之所以痛苦,不管是身的痛苦還是心的痛苦,都是因為根本沒有見到靈性,真正見到靈性的話,不管你身體如何,都不會影響你身處在寂靜光明當中。


    靈性的特質就是寧靜、光明,沒有任何恐懼、擔憂…這些不屬於靈性,屬於六根的範圍。


    「念起真言歸佛令」,念真經不要去想身體的覺受,而是要去碰觸最真實的東西「佛」。內在的佛、外在的佛,同一個佛。就是所謂「渾涵長生不老天」我們一直活在其中只是自己不知道,因為沒有打開慧眼、沒有見性。


生病,是一種逼迫我們奔向成佛的力量。


 


拿鑽石買蘋果?


    三寶如果只是在祈求能夠免除身體的疾病、病痛,消災解厄讓生活一切順心如意,就像是拿著一顆大鑚石去買一顆蘋果一樣可惜。


    三寶,是可以讓我們用來成佛的,而不是讓我們治病的。當然不是說三寶不能治病,而是說祖師傳三寶主要是要讓我們得以見性成佛。


    生病時,放下六塵容易,因為已經沒有心情再去外求些什麼,對人間的是非恩怨也都較能放下,唯有對「六根」我們的身心狀況很難放下。


     念起真言歸佛令,真經,是一個佛令、彌勒佛的令箭,我們唸佛如果把用途放在祈願,有時也會實現,用在奔向彌勒祖師、奔向老母,飛身來上岸,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


    「三寶」如果是一顆寶石、鑽石,用來買蘋果(健康)當然有可能買得到,但值得嗎?而且上天不一定允許我們這樣用,如果上天看我們有見性成佛的根基,可能不會讓我們用三寶來換得健康,而要逼迫我們一直用到「見性成佛」。


    這一生的時間比較起生生世世,只是一瞬而已,如果我們能夠在這千載難逢的一世,得到彌勒祖師授記,而有成佛的機會,我們卻只要身體健康、長壽、萬事如意…。這樣凡俗的人生,真是可惜、浪費了祖師所傳的寶貴大道。


如果我們能在疾病逼迫下,仍不放棄修持,抓住三寶,放下一切念頭,不管並會不會好,最後一定會邁向見性成佛。


    在「佛」的境界中,一點疾病算得了什麼,無法帶給我們任何痛苦,非但沒有疾病的痛苦,也沒有凡人的煩惱,只有凡人無法思議的解脫自在。


 


 


◎問:醫療與否?


    可以醫療,但心態不要依賴醫療。醫療只是治標不治本。「見性」才是本。


    要誠實的問自己:依賴醫生多還是依賴仙佛多?如果依賴醫療多過依賴仙佛,上天的力量就不夠強大。要將生命整個託付交給上天、仙佛。


    心態上一定要把重心放在修持,看輕醫療、看重上天。對醫療可以失望,對仙佛不能失望。


 


    一個道親如果已經清口茹素,甚至已經設佛堂,修持上該做的都做了,如果生了重大疾病或者遭遇大的災難,要知道上天一定有整個醫療團隊,仙佛菩薩正在全力的在幫助我、治療我,甚至所遇到的醫生、貴人,也是上天安排的,要有感恩的心去面對所有有形的無形的幫助或醫療。


    尤其內心要有明確的信念:相信我的重大病痛或災難一定是來自宿世業障,上天要徹底幫我清除我看不到的業障,還要把我內心的執著習氣冥頑…都去除。正在為我做生命最佳的提升、淨化。


 


痛苦的過程是為了更光明的未來


    受苦時,不論疾病或生活的折磨,有時會懷疑上天是不是放棄我了?


這是因為不了解,只看到眼前,看不到全部。


    譬如足底按摩。按摩穴道的過程好痛好痛,但你會不會懷疑按摩師是惡意加害你?不會,因為你知道痛的代價是值得的,病情會減輕。所以不會覺得是壞事。如果你去醫院做復健治療,會不會覺得那種痛是有害的,物理治療師是故意害我的?當然不會,因為我們知道這是通往痊癒過程。


    修道人受病痛折磨或受災難、挫折…就像接受足底按摩或是復健治療一樣,不痛就不具有治療的效果,痛表示有刺激到病痛的反應區。


    如果這樣相信:「我所受的痛苦都是在淨化心靈消除業障、激發我們生命裡的良知良能。」就會安然接受。


    關於業障,我們不專業,如足底按摩,我們不了解為什麼按摩腳底穴道,內臟會痊癒?但是我們相信醫生的專業,而不會埋怨醫生帶給我們那麼大的痛苦。同樣的為什麼我們不相信仙佛?


 


    我們在重大疾病或災難時,如果你已經清口設壇,已經做到上天對一個修行者的要求,相信上天一定會把我安頓好,當然,如果還沒有做到,就努力去做到,趕快清口、設壇。


    最近台北一位道親徐姐,兒子在墨西哥出車禍,車子半邊全毀,他被彈出車外,半邊身體都受到重創,頭部、臉部都重傷、肺部被斷裂的肋骨刺穿,胸腔嚴重積血,昏迷躺在路邊,第二天才被發現,送醫時醫生判斷已經沒救了,發病危通知給他公司,公司立即為徐姐緊急辦護照、簽證、買機票,要她趕去見兒子最後一面。在這關頭,徐姐到佛堂立願:現在開始吃素,兒子能夠平安度過難關,她就清口,終生吃素。求仙佛讓兒子能平安回來。


從那時起,兒子的狀況就開始好轉,奇蹟的痊癒,昨天,她帶著兒子來佛堂謝恩,


也立願清口了。


    這是一個例子,當重大疾病或災難現前時,想想看自己還有什麼沒有做到?還沒有做到清口,趕快清口。其它交給上天安排。


 


    上天要伸手把眾生的災難除去,是輕而易舉的。在道場中有太多的奇蹟,死而復活、死裡逃生不勝枚舉,對上天而言輕而易舉的事,上天卻沒有把災劫拿走,一定有其原因,或有苦心用意安排在其中。


 


仙佛不是我們的僕人


    困頓、困厄時,我們可以祈求,但不能要求仙佛照我們的意思。仙佛是我們的父母,不是我們的奴僕,不能希望仙佛完全照我們的祈求實現我們的願望,如果我們的願望是合理的,是可以實現的,仙佛會讓我們實現,如果不是,仙佛就不會讓它實現。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仙佛雖然愛我們,但也不能當惡霸,譬如我們開車撞死人了,被撞死的人說什麼都不原諒我們,仙佛和他談判,給他很多錢、很多功德、讓它可以超生…。對方如果說:「好!」也許我們就可以免過一劫,但是有些眾生不願意原諒害死他的人,覺得給他錢,他也用不到,只是給了家屬,功德也消不了他的恨,他什麼都不要,就是要你的命,一定要一命償一命,仙佛可以惡霸的說:你沒有選擇,只能照我的條件,否則我用法力消滅你嗎?


    如果仙佛會這樣做,就不是仙佛了。仙佛是平等的,視一切眾生平等,利益一切眾生,不會只維護我們而不顧因果報應、不顧我們的冤親債主的公平。


    如果我們誠心修道,仙佛一定滿心歡喜的願意把我們的病痛、災難移除,但是我們心性心靈的提升、業障的消除,在仙佛眼中比健康長壽快樂如意還要重要。


    上天不是我們的奴僕,我們命令祂,祂一定要照我們的願望實現,這樣是把上天當奴僕使喚,要相信上天像我們的父母一樣,比我們有智慧會做最好的安排。


 


不怨天尤人


    受苦時不要怨天尤人,不論是病痛或苦難,不要心有怨尤,大部分苦難病痛都來自我們過去帶給眾生苦痛苦惱,今天才會受這種苦。所以不要埋怨,就像一位堪布澈令仁波切說到他在閉關三年的一段經驗:


    『有四個月,我不能出關房一步,不能洗澡、洗衣服,所以我的頭髮長了、鬍子長了,衣服臭了棉被臭了,第二個月開始長小蟲,跳蚤到處都是,而我非但不能洗,也不能殺,所以全身開始奇癢難耐,吃飯時跳蚤會從鬍子裡爬到嘴巴內,要小心的把牠挑出來,走路時要先掃開滿地爬的跳蚤,否則一踏下去就會踩死幾十隻。那段日子真是痛苦不堪,但是我相信這是我前世業障,藉著修持閉關來了業障,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當到了第四個月,跳蚤開始減少消失,而當期滿的前一天已經完全消失一隻也找不到,我仔細的翻遍衣服每個角落、棉被、房間,一隻也沒有,就這樣全部消失了。


    四個月期滿,有一個短暫的休息時間,閉關的同修可以互相討論,同時也要去見上師接受上師的考試,我問其他的同修,驚訝的發現他們也經歷一樣的跳蚤出現又自動消失的過程,所以我相信那些跳蚤並不是來害我的,而是來消我的業障,一旦時間到了,就自動消失了。』


    我們的苦惱來自宿世苦惱眾生的業,當業障受完了,一切災難就結束,要甘心承受毫無怨尤,如果心生怨尤,就是業上結業,永無了期。沒有怨尤的話,不論苦難長短,一定會結束,但如果有怨尤,就不斷造新業,永無了期。怨恨會造新的罪業。


 


 


志在「見性成佛」


    道親雖然修道,但很少有志在「見性成佛」通常都是志在「好命」、「好運」,內容不外身心健康、事業順利、家庭美滿。多半還是停留在「好心有好報」的人天果報。


    今天我們一貫道所傳的「道」不是要給我們人天福報的,而是要讓我們見性成佛的。健康、成功,都很短暫沒有意義,而且健康養淫欲、成功養驕傲,有時還有副作用。所以上天如果看我們還是一塊可造之材,就會逼迫我們走向見性之路。


    生重病要立志見性成佛,要見到實相,方法還是用三寶,但用三寶的目的在見性成佛而不是在求健康。方向是奔向成佛。


    追求健康是枝末,見性成佛是歸根,這二者差很多。


    病好不好都不要管,只管見性成佛,要和歷代修行者一樣,祖師、仙佛…一樣,這才對得起上天傳我們這個「道」。上天傳我們「道」是讓我們見性成佛的,不是讓我們健康長壽順利成功的。


 


    生命都在上天的掌握當中,上天一定在做最適當的安排,自己覺得怎麼這樣


吃素、設壇、修辦…該做的都做了,生命是交在老母手上,老母正在把我們向搓麵團一樣,把我們搓成見性成佛的模樣。


    真正的志向在「見性成佛」,我們救苦經說「要想成佛勤禮拜」誰想成佛了?每個人都只想求一切順心遂意,沒有人想做佛。


 


上天沒有放棄任何一個道親


    父母有時不得不對孩子嚴管嚴教,孩子不懂父母的苦心,抱怨連連:為什麼不給我玩電腦?為什麼不讓我多一些錢?為什麼限制我幾點回家…?


父母為了孩子好,只能不顧孩子的抱怨,不顧孩子感覺痛苦,逼迫它成為更好的人,父母的慈悲孩子都無法了解,佛菩薩的慈悲們更無法了解。我們生病有太多因素,前世業障、今世性格…。菩薩看得很清楚,我們看不到。菩薩的安排是一個整體的方向最重要的最根本的,而我們看得很淺短,就像小孩子只要滿足他眼前的需求,對父母大吼:你再不滿足我,我快發瘋了。


    我們生病治不好時,也會對仙佛抱怨:再不好起來我快受不了了。


    不要去管痛苦的過程,要相信上天會給你很好的結果。


    看過程我們會懷疑失望,但如果不要管過程只要相信結果一定是超乎我們所預期的,就不會被痛苦的過程打倒。


    上天絕對不會不慈悲,絕對不會不救你,絕不會放棄你。


    下定決心:「上天我完全交給你,你怎麼安排我都接受。即使受苦,也一定是在消我的業障。」


 


 


問:起碼不要連行動都困難。


    如果自主可以被迫放下「自我」失去自主是一種痛苦,但是放棄自我是一種恢復本性。我們本性是沒有自我的,如佛所說的:「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被迫放下自主也就是被迫放下自我,也是為見性成佛打開一個管道,一個過程。


 


生病多說『愛語』


    生病的時候,要特別約束自己的身、口、意,不要行惡,身不行惡比較具體,口不行惡,不要去說任何批評的話、否定的話,還要對身邊的人多說『愛語』說感激的話、鼓勵的話、關懷體貼的話語…。


    提醒自己多說好話,語氣不要有抱怨、指責…。要多感謝、讚美。


 


 

全站熱搜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