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4五蘊皆空不是夢  

圖/  波蘭插畫家貝克辛斯基   地獄

五蘊皆空不是夢               慈蓮華

 今年夏天很熱,尤其台北的熱,像烤爐,一出門就狂流汗。但在燠熱之中卻很高興發現自己修行有一點進步了,因為沒有因為熱而引發負面情緒,沒有因熱而厭世。

    發現自己在如赤焰的陽光下烤得皮膚燒燙、汗如雨下卻沒有引發負面情緒,對別人而言這沒什麼,對我而言卻是很大的進步。

    「離苦得樂」是修行的目標,雖然距離得樂還十分遙遠,但能夠「離苦」即使只是離開百種苦的其中一種,都是值得慶幸的,因為能夠離一種苦,就表示只要繼續修持下去,終有離一切苦的一天。

孟婆湯少一味

    也許投胎時我喝的孟婆湯少了一味,沒有忘記。從有記憶以來掩蓋了一切,所以從小就沒快樂過。

    苦,無所不在,只要活著,只要身體存在,苦就存在。

    如果說只因為冷、熱而不想活,對一般人而言是笑話,對我而言卻很真實。

    夏日的艷陽曬在皮膚上有如火焰灼燒,流一身的汗,濕濕黏黏,五臟六腑像被丟進沸水煮熟了般,說不出的難受… 。冬天的寒冷像刀劍鑽刺進皮肉,冷到全身僵硬,冷到痛,穿什麼衣服都無法暖活…。這些感覺每個人都有,但這麼平常的感覺卻往往讓我有:「活著如在地獄受苦討厭身體的一切覺受,討厭活著…。的想法,有記憶以來想得最多的就是」和「死」

身體是牢籠

    身體是一切痛苦的淵藪,我很快意識到一切苦的感覺都來自於有身體。

    有一首英文歌my body is a cage(我的身體是牢籠)牢籠可以形容我對存在,對受困在身體裡的感覺。

    被囚禁在身體的牢籠是我從小的痛苦。

    襁褓期留下的記憶是身體被綁裹得緊緊的不能動彈的痛苦,還有粗糙的布接觸皮膚的刺痛,脫離嬰兒期後常有:「當嬰兒是最可怕而痛苦的事,身體不能自主,一切都受制於別人,千萬不要再投胎一次啊…」的想法,長大後很怕被任何衣物、棉被把身體綁緊,寧可忍受寒冷也不要穿很多衣服。更害怕有一天自己成為植物人,被拘禁在沒有刑期的身體,求死不得。

    身體就像一個牢籠,可悲的靈魂被拘禁、刑求,冬天是寒冰地獄;夏天是火焰地獄,風、雨…飢餓、疲憊、生病…癢、暈、噁心…都是身體必須承受的刑罰。而刑期什麼時候結束,只有天知道。

無病呻吟

    在這些痛苦中覺受中也深深慚愧,比起真正飢寒交迫的人,自己的苦無疑的是無病呻吟,在這世間能夠四肢健全,有吃有穿,不就應該要滿足與感恩嗎但是自己就是無法快樂,無法像一般的孩子一樣無知卻快樂,只覺得快樂的人很麻木,甚至很愚蠢才快樂得起來。

    只要有身體就有痛苦,從小就思索如何能解脫,死亡似乎是唯一解脫,但死亡以後是不是又是另一輪迴的生如果死了免不了再生,那死也無法解脫…。

    第一次聽法師講到五蘊熾盛苦」時,真是好感動,有一種原來這種苦是存在且合理的,總算有人懂這種苦的欣慰。也第一次知道這種苦是有可能解脫的。懷著興奮學習佛法,卻看不到解脫之法。

    所謂「五蘊熾盛苦」是指五蘊(色、受、想、行、識)產生的飢渴、疾病、風雨、寒熱痛苦的感受。

    佛法的學習只讓我更了解自己從小所感知到的一切」:生老病死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怨憎會苦…。了解自己不快樂的原因,就是因為深刻感知佛法所說的一切的苦,佛經卻無法讓我從這些苦中解脫,直到求道神奇的改變了生命的主軸。

求道是解脫

    對每一個人,求道都有不同的意義,而且是針對每一個人不同的特質,有不同的奇蹟。對我而言,求道,打破了我不快樂的魔咒。快樂不知從哪裡生出來的,突然在內心的黑暗中照進一道曙光。

    還記得求道以後有半年的時間被莫名的快樂所困擾,因為不曾有過快樂,不習慣也不喜歡快樂,當快樂無來由的從內心生出時,有一種害怕失去原來的自己,變成庸俗快樂的人」的恐懼。

    求道,打開了生命重重枷鎖的第一個鎖。

    但並沒有立刻擺脫「五蘊熾盛苦」,在夏天,只要想到冬天的嚴寒,就很痛苦;冬天,想到夏天的熾熱,也有種生不如死的絕望。痛恨身體的一切覺受,尤其生病時更像受酷刑…。

三寶是藥

    三寶修持是逐漸治好這種病的唯一方法,而且不是即刻治癒而是漸漸療癒,算一算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如果三寶是「離苦」的藥,這個藥已經服用了二十年,才看到病逐漸好轉。

    這幾年,發現嚴冬、盛夏不再那麼痛苦了,並不是自己修煉到寒暑不侵,不怕熱、不怕冷,事實上地球暖化的影響,冬寒、夏熱比以前更嚴重,在盛夏出門一定汗如雨下,但發現自己雖然被汗水浸透,心中的感覺就是單純的「熱」,不會像從前一樣,由「熱」引發「苦」的效應,最後變成生不如死的厭世。

    三寶修持是一種「轉變心境」的解脫法,環境是我們所無法改變的,要解脫環境所迫的苦,只有轉變心境。

    然而「轉變心境」真是談何容易,現在流行的「正面思考」我認為是沒有用的,因為我試過數十年,不管告訴自己千百種正面理由值得活下去,也無法將生命主軸從厭世轉變一點點,直到求道修道。

靈肉分離

    仔細去體察「自己究竟哪裡和以前不一樣?」於是在豔陽下回過頭感受自己為什麼不覺得痛苦?這時發現原來在身體覺得熱的時候,同時在守玄。守玄已經是一種習慣,在遇到困境,無論是心境或環境的困境時,自動的會「守玄」。但由於自己已經習慣守玄,反而沒有察覺原來自己在守玄。

    守玄時,心念集中在玄關,而不在身體,雖然身體很熱,但心卻不受熱的苦。

    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過去自己之所以受五蘊熾盛苦,是因為心念一直聚焦在身體的不舒服上,所以無限加乘身體對冷、熱的痛苦感。相反的當心念不在身體上,身體所體察的冷、熱,就只侷限在身體。

    原來「五蘊熾盛」的苦,身體的覺受只是一小部分,真正苦不堪言的是心靈的苦,心靈因為討厭身體的苦,拒絕接受這種苦,又脫離不了這種苦,於是複雜化了原本單純的冷、熱,而產生痛苦…。

    而三寶修持之所以可以離苦,也是因為將心靈與肉體分離,將心靈停留在玄關,心靈就不在肉體上面。不論熱或冷都只止於肉體,而不入侵心靈。如果這種靈與肉分離能夠擴大到一切處,那麼生老病死…一切苦都可以治癒的,當心靈不再被肉體的苦痛所主宰時,肉體的老病死不能折磨心靈,心靈就不至於痛苦絕望。

五蘊皆空

    心經的一開始就說:「觀自在菩薩行深波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以前總覺得「照見五蘊皆空」只是一句空話,直到現在才相信這事可能發生的,只要守玄,五蘊皆空不是夢。

    對於一個從小就思索如何死的人而言,能活到現在是奇蹟;對於一個冬冷夏熱有如身處地獄的人來說,能夠在嚴冬盛夏沒有絕望厭世,也是奇蹟。

    五蘊熾盛之苦是可以解脫的,人生的一切苦都是可解脫的,而且不是以來解脫,而是在活著就可以解脫,只要有三寶

   如果你正被仲夏的熾熱苦毒,不如讓三寶成為你的一帖心靈清涼藥方。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