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4  

接續上一篇po文

三曹怎麼渡?-下》

《借竅求道》

    很多道場都遇過亡靈借竅要求道,或是自稱大仙借竅要求道的例子,其中很多是考驗,道親若相信,反而會遭更多考驗。

        卅年前,後學就曾經遇過這樣的例子。有一位道親被自稱是氣天仙的靈附體,聲稱要求道,當時祈前人慈悲,沒有條件為其辦超拔,不料超拔後這個靈卻強佔道親身體不肯退竅,而且日夜不休的大鬧道場,前人問:你到底要怎樣,這個靈說:要你停止辦道,辦道就是和我作對。於是前人確定這是邪靈不是大仙。

    祈前人找後學幫忙處理,後學當時也只有用三寶,沒有別的招數。就守玄默念真經,這位被借竅的道親立刻退竅回神,但他說邪靈還在身旁,伺機而動,他怕等一下又鑽進他身體。

《開門揖盜》

    有內魔才會招外鬼,後學追問原由,這位道親才說出被借竅的始末,他說自己因為學歷不足接掌家族企業,心中惟恐自己能力不足以擔當重任,在道場常看三才借竅,心中起了貪念,希望仙佛來加靈幫助,有一次台北縣政府辦中小企業運動會,在拔河的過程中,他因個子大,排在最前面,當時他這隊快要輸了,繩子快拉不住,於是他心中開始念:仙佛來借竅啊,加靈啊!一念之妄,內魔引外邪,感覺到有一個東西趁虛而入,進入他的身體…他立刻變得力大無窮,輕輕一拉拔河的繩索,對方立刻不支倒過來,他這隊就贏了,但從那時起身體裡就住著一個外靈擺脫不了…

他說出這段過程,也認清貪心妄想要借仙佛的力量讓他在凡業上更有能力,這種念頭是錯的之後,邪靈就離開徹底消失。

    所以大多數被借竅的例子都是自己開了心門,自己希望被借竅,以為這樣會有超凡的力量,沒想到身體被占據以後的不能自主是很可怕痛苦。而且仙佛不會在佛堂以外隨便借竅,多半這種應眾生妄念呼喚招來的都是邪靈、鬼魂之類,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卻說自己是仙佛。

師尊師母親辦

      據後學所知,最初超拔大仙都要稟奏師尊師母認可才可舉辦,前人點傳不可私自超拔,因為天曹無形,若妖魔來擾,凡胎俗眼很難辨別。

      後學聽前輩說過,曾有一位前人沒有稟告師母就拔了一位氣天神壇的五府千歲求道,從此臥病不起,因為千歲求了道,失去了氣天果位,理天又進不去,所以整天糾纏這位前人。  

    後來周滌塵老前人代為稟告師母,師母說了一句:「讓祂回去吧!」五府千歲立刻改換仙裝來跟那位前人託夢道謝,前人大病才得癒。

《行功了愿》

       以上是後學對這個問題的回答,確實道場現在已經很少辦超拔,無論超拔祖先或超拔大仙,在時代因緣的轉變下,三才、乩筆確實有很多疑慮,所以師母止乩止竅。

    至於天曹、地曹,超拔祖先可以子孫行功了愿來替代,超拔大仙,則上天自有安排,有上天接手的實例。

    彌勒救苦經說「三官大帝慈悲註,赦罪三曹救眾生。」三官大帝即是堯舜禹,轄下仙兵神將甚多,對於天曹、地曹的渡化,必有審慎嚴密的安排,我們只要誠心的行功了愿,內修外辦,自能襄助此一大事因緣。不必執著於一定要透過三才。  

《現有的三才》

    關於乩竅的問題,後學所提供的是個人在道場所見所聞的經驗。

    一貫道場自師母止乩止竅後有些道場不再開沙借竅,有些仍然繼續用三才接引道親,也確實成全許多新求道新發心的道親。

    有來自發一組的道親留言,提到發一組現在的三才仍然是有領乩命,後學沒有接觸這些三才,無法評斷,只能將發一道親的留言提供道親對乩竅問題的參考

發一崇德甚至是發一組的三才由仙佛訓練完成後 是有在佛堂領(成乩命)始可與亡魂(已故道親)和老母結緣 一般的三才沒領成乩命在一般的法會是可以給仙佛當差開沙是沒問題的。發一崇德三才是老母有命交代要永續傳承,後學這點傳師慈悲講 三才是神器。 很多組線有三才但上天卻止乩竅,借不借竅主權是在上天,而不在是否有三才。有三才的道場只是保留能和仙佛結緣的機緣和福氣,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以上是發一道親對於乩竅的現況描述與看法,一貫道場目前對乩竅有二種看法,一種主張止乩止竅,完全不信,另一種是還存續以前開沙借竅。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後學除了提供自己的意見以外,也將存續乩竅道場的意見一併呈現在這裡,保持客觀。

《99次準1次不準》

    最後對於乩竅問題,後學想以剛進道場時前輩耳提面命的一句話來作結論。後學剛求道時,道場還有三才,但是前輩們對三才開沙借竅都秉持著一個信念與原則,那就是十五代祖王覺一在《祖師四十八訓》裡說的:「乩筆之事,吾不敢不信,不敢全信。」。符合真理則信,不符合真理則不論誰來借竅都不信。

    以前道場前輩常說:「如果全信,99次都準,然後1次不準,那一次就全翻盤了…。」

    這句話1999年應驗,1999年道場批了許多關於末劫,甚至直接說世界末日的訓文,造成很大的考驗。

    當時太多道親相信,因而大量移民、儲備糧食、存供茶…等待末劫。當安然跨過1999年,進入公元2000年時,道場成為笑話,道親考退不計其數,經過這麼多年,後學現在還時常遇到退信的道親有的還吃素但離開道場,有的已經開葷,談起1999年,還細數當年的種種,他們當時一起辦道的道親有些移民就沒再回來,完全與台灣的親友們斷絕來往…。

不敢不信,不敢全信

    所以對於乩竅,後學還是秉持十五代祖王覺一所說:「乩筆之事,吾不敢不信,不敢全信。」的原則。不否認仙佛借竅對道親成全的影響,但不能全盤相信,要以智慧判斷。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