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待死亡的時刻    最近守玄的方式       慈蓮華


 


    幾次看到臨歸空的道親臉上帶著一種難以言喻,奇異的幸福,彷彿大夢清醒,一腳踩在另一個世界,見到老母,有所了悟的神情。


    「究竟他們看到什麼、經歷什麼?」等不及歸空,渴望經歷這種神秘的我常想。


    為了揭開這個秘密,開始了「死亡的冥想」,在每天晚香後的修持時間練習面對死亡。


 


靜待死亡 


    閉上眼,讓一切歸零,將世界隔絕在眼皮以外。


    縱身躍入玄關空谷,墜入玄關幽靜通道,時空轉移到生命的最後一刻,臨終時分,肉體正在無可挽救的崩塌、遠去……。


    死亡迫在眉睫,一切痛苦呼喊都止歇,來不及握住誰的手,來不及道別,也來不及多看世間一眼,眼角落下最後一滴未乾的淚。


    一切都將結束,生命即將成為過去,未完的工作、追悔的昨日、愛與恨、挫敗、痛苦、幸與不幸…生命的暴風雨、命運的嘆息、糾結纏繞…都不再有意義。


    使用了幾十年的軀體,像大樓熄燈,最後一盞燈切掉後,在一片黑暗中忘記一切,所有的一切。


 


    塵埃已落定,沒有儀式卻已告別世界,飛快的踏上另一段未知的旅程,孤單沒有人陪伴的旅程…


    身體已敗壞,沒有軀體可以抓住任何東西,也沒有感官可以去知覺、判斷,   


    「要用什麼來覺察判斷所發生的一切?」自問。


    「唯有守玄!」自答。


    於是心乖乖的回到玄關。


    原來要等到一切都無能為力時,心才會回家,像一個傷痕累累的遊子終於回到故鄉,流浪已久的心終於回到最初最原始的家-玄關。


    耳朵依稀聽得見汽車奔馳過雨後潮濕的柏油路,發出的嘶嘶聲,鄰居狗吠聲像淡出的鏡頭漸漸遠去。喧囂漸漸遠去,世界靜默下來。


 


玄關黑洞 


    寂靜從玄關蔓延開來,終於淹沒了全部的自己


    一無所有,沒有身體去看、去聽、去吃、去擁有…沒有下一分下一秒,沒有未來。


    心完全不再想奔逃時,奇蹟出現了,像奇幻小說科幻電影畫面般,一個新的世界突然在眼前奔騰而出。


    一個不曾經歷過的世界突然現前,說不出是好是壞?沒有任何景像卻令人沉浸陶醉,沉寂黑暗中卻有著目眩神迷的驚奇。


 


在黑暗的寂靜中緩慢前進中


    靜止的前進,這種感覺很矛盾,靜止和前進同時存在。感覺自己在死寂中靜默,卻展開一個旅程,神祕力量帶領生命迅速穿越黑暗的時空隧道,向黑暗深處前進。


    不知道自己去向何方,想要去形容,卻找不出言詞可以形容,甚至無法說是好還是壞,只能說是無法解釋無法名狀,不曾有過的神祕經驗。


    在這神秘中,努力去醒覺、記住這短暫片刻中所經歷過的痕跡。


 


顛覆


    浮現在腦海捕捉下來的是:


    自己人生中所思維建構的一切都是錯誤的,生命不是我所認識界定的,以往的想法都是錯的,所擔憂恐懼的都是不必要的…一切煩惱都煙消雲散…。


 


    在那一刻我相信生命不只是侷限在軀體之內,打破軀體界線後生命變得廣大無邊,不可測度而且具有一切可能性…有一種好願意就這樣一直沉寂下去的感覺。


 


謎底即將揭曉?


    靜寂的深處心中有一種雀躍的急切,彷彿自己從小所思索質疑的終極問題就快看到解答,生命隱藏的的「謎」底即將揭曉。


    這時,心中浮現歸空前緊閉雙眼的老壇主,那時好希望她再看我一眼、再說句話、再握一次我的手,雖然心中也明白,唯有緊閉雙眼守玄才能夠在重病下心能夠不亂,能夠抓住老母的手。


    換了是我在最後一刻,也不想再看一眼說句話了,只有緊守住玄關,才足以應付即將發生的一切。


    尤其當守玄已進入這樣神祕不可思議的世界時,更不願再回首,不願在睜開眼,只想一鼓作氣躍進那期待已久的地方,解開生命終極的謎底。


 


根塵未斷


    軀體的我卻在這關鍵時刻產生作用,問號出現了,分別心出來了,未知的恐懼慌張,產生了微微的不安感,在未死的軀體上顯現煞車的作用。


    「萬一睜開眼時自己身處陌生的時空?萬一自己就這樣真的死了而不是練習死亡?萬一走火入魔…?」好不容易切掉電源的思維機器不知何時自動復電,又開始運作。


    未死的身體,該死的意識,終於還是讓一切神秘的世界消失,睜開眼又回到現實人生,又回到有限的軀體,被六根主導,過夢裡人生的日子。


    唯一可期待的是,下一次獻香、下一次修持,期待再更深入玄關如宇宙黑洞的神祕通道,直到答案出現,直到觸及生命旅程最終點。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