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6  

一、   欲望大流

談了以上幾種追求潮流後,不難發現其實這些潮流都離不開「慾望」。確實世間人追求快樂的方式一直繞在滿足慾望上面。滿足物慾、食慾、情慾、名慾、感官慾望、自我肯定慾望…甚至暴力、色情慾望。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曾經如此形容和他同時代的人:「無須信賴任何指導, 無須任何人生觀,只須在情慾強時縱慾、情慾弱時則隨習慣而生活。」

歐美人為生活下了一個定義:「生活中最大的幸福就是性生活,因此應該痛快地享受這種幸福。」 這種跟著慾望走的生活歐美國家已過了幾百年,隨著西風東漸也影響到東方。慾望已逐漸粉碎了人類用千百年歷史所建立的道德。

為了物質慾望,父母可以將女兒賣為娼妓,當然也有不少的女子自甘墮落, 只是為了過舒服的日子、穿漂亮的衣服。

錢、權、慾…包裝著不同彩衣的慾望,引發了人性空前的墮落。各種駭人聽聞的暴行、穢行越來越充斥現在的社會、凶殺、性變態、雛妓、毒品…已成為時代產物。

「慾望」這個恐怖的潮流,帶給人的快樂是有限的,帶給人的痛苦則是無限的。

慾望的慘痛代價

有一位瑜伽聖者曾經如此譬喻慾望 市場中一個賣蜂蜜的人,用手指掐出一指蜂蜜,而且塗在牆上。不久一群蒼蠅聚擁過去,當蒼蠅正吃得津津有味時,一隻蜥蜴在後面一一吃掉了蒼蠅。

蜥蜴吃蒼蠅時毫不覺知貓已悄然出現,一把將蜥蜴攫而食之,這時狗兒追過來咬死了貓。然,貓是賣蜂蜜人的寵物,生氣之下將狗殺了,而狗的主人又和賣蜂蜜人打了起來…」

慾望所帶給人類的苦樂,就像這種情景,而且每天都在上演,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追逐慾望,而不付出慘痛代價。

跟著慾望走的人,像一個在沙漠中乾渴的人到處尋找水,而卻跳入泥漿中、 非但止不了渴,還可能被溺死。

人們越是縱慾,內心深處越是絕望。肉體的放蕩卻換得情感的痛苦與孤獨。 西方哲學家叔本華,曾用三個希臘神話故事中被懲罰的人,來譬喻追求望所帶給西方人的痛苦。

一個是被打入地獄,绑在不斷旋轉的巨輪上;

另一個是在黄泉中,用篩漏盛水,直到篩漏盛滿才能停止;

第三個則是站在湖中,當口渴時水便下降, 而當肚子餓時樹上的水果便升高,永遠無法滿足飢渴。

叔本華説:「我們從慾望到慾望永不疲勞地奮鬥、 任何得到的滿足、 不管多大,都不能真正滿足我們。

每一個慾望,都是從需求、渴望、苦痛折磨中湧出,而每一個滿足只是一個被移走的痛苦,而不是一個被帶來的快樂。」 慾望確實是沒有終點的, 全世界的富翁中沒有一個人滿足於自己的財富,而停止賺錢。

政客也沒有一日放棄過相互爭鬥向上竄升的機會。

就像縱慾、 吸毒的人總是至死無悔。

然這些欲望的奮鬥带给人們什麼快樂?

當過度追逐物質、慾望時,只會令人膩煩、饜足,隨之而來的只是痛苦厭倦和空虚。

那些表面上似乎快樂的有錢有權的人,一旦從那短暫快樂的雲端跌下,或是不再掩飾自已的時候,臉上掛著的總是鬱鬱寡歡、孤獨落寞。那些站在青春美麗梢頭的女人,心中恐懼的是變老、變醜、死亡…。時光無情的不停地弄皺她光潔的皮膚,染白扯落美麗的頭髮。

隨著青春的消逝、愛情、健康也隨之被奪走。

縱慾的人,更在愛滋病的陰影下苟延殘喘,讓病魔一吋吋腐噬身體。

《刀頭舔密》

隨著慾望走的人都是痛苦嗎? 當然不盡然,如果是全然的痛苦,那就不會有人如此沈淪。縱慾確實是有短暫片刻的快樂,就像佛陀在四十二章經中所言「 財色之於人也、 譬如小兒貪刀刃之蜜甜、 不足一食之美、 然有截舌之患也。」

在刀口上舔蜜,固有甜的滋味,卻付出了利刃傷舌的慘痛代價。叔本華說: 「任何從世上赢得的慾望滿足,只不過如同乞丐得到的施捨般,活過了今天,明天再受餓。」

人類在追求慾望的過程中很容易發現隨著望接踵而至的往往是枯燥、 空虛、 厭煩、痛苦…追求慾望並不能帶給人快樂,只是改變了痛苦的形式。

面對這種冷酷的絕望, 人們選擇脱離慾望枷鎖的方式有三種:

一、 崩潰瘋狂徹底放棄

二、 心甘情願奔向死亡懷抱

三、 良心清醒的宗教訴求

當然這三者中唯有宗教訴求有可能解決人類痛苦絕望的桎梏。 也因此在越堕落的地方宗教越盛行,比如法國一向是最浪漫、 放蕩的民族, 但有些人醒覺到慾望不能解決人生的痛苦,便組成了一支全世界紀律最森嚴的苦行團體拉比斯特修道會,修士們長期過著與世隔絕静默禁語的生活。

不論東西方,「宗教」 總是人們最後的救贖。中國人老來吃素唸佛的習俗已維持了數千年,西方人看破名利時,宗教也是唯一的選擇。接下來我們來談談現代的宗教。

(未完待續)下一篇談:宗教末路

(在紙本書越來越少的時代,將以前出版的書重新修訂po網,方便道親閱讀。)

郭明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